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帝尊小说
帝尊小说 > 帝尊小说 > 仙武帝尊 > 第三千零一十章 梦中悟梦道

“恭送前辈。”

叶辰与姬凝霜并肩,齐齐拱手俯身,一个热泪盈眶,一个泪眼婆娑。

大成圣体一拜、东荒女帝一拜,这个送行,当是至高无上的,试问,除了万古前的古天庭女帝,谁还有此殊荣。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冥冥中,似有一缕回音,乃焱妃最后的回眸,玄辰以死捍卫诸天,她走的也是同样的路,以死,召出了一尊守护神。

“出来了。”

天冥两帝皆喃喃,眸中的希冀之光,未曾湮灭,叶辰彻底出梦,不代表就复活了,需参透梦道,才能化虚幻为不朽。

良久,死寂星空都无声响。

叶辰与姬凝霜,皆如雕像,久久未动。

他们的身影,是同等的古老,亦同等的沧桑,皆白衣、皆白发,连映出的那两道影子,也都刻满了岁月的痕迹。

不知何时,两人才转身,手牵着手,渐行渐远,每一瞬侧眸,每有一瞬看对方,都能从各自眸中,看到风不干的泪。

“那是女帝?”

“旁边那位,大楚第十皇?”

“是他,是他。”

星空多人影,远远望见,都神色怔怔。

待两人走远,他们才晃过神。

“圣体出梦了。”

很快,这个消息,便如长了个翅膀,飘满了万域诸天,但凡闻之者,都自四方赶来,要看看那尊战神,是否依如当年。

这一夜,叶辰的名,又传遍人界。

不知多少人来大楚,不知多少人泪如雨下,是为叶辰出梦,也为焱妃身死。

“恭送老祖。”

在接过焱妃的牌位时,谢云与念薇,都跪在了地上,都哭成了泪人。

这一世,辰皇的皇妃,乃他二人的姑祖,他们,都有另一个姓氏,叫若天;他们,也都有另一个故乡,叫朱雀星。

英雄冢前,叶辰与姬凝霜定身。

擎天立地的石碑,刻满了一个个人名,大楚九皇、帝尊神将、四大剑修、诸天帝子、圣尊、帝姬...太多太多了。

月下,酒香是甘醇的,也是悲离的,是为迎接叶辰,也是祭奠英魂。

叶辰举目四望,好似能一眼望到天尽头,少了太多太多的熟悉面孔。

往日话唠如他,今日也沉默寡言了。

一场席卷诸天的浩劫,仿佛让所有人,都变的沉静,怕开口便扰了记忆。

这一夜,太多人伶仃大醉。

叶辰走的悄无声息,再现身,已是玉女峰,已是深处的那片小竹林。

叶凡的墓前,流不完的是泪。

姬凝霜她们也在,眸中多水雾。

若叶凡还活着,见此一幕,必定会微笑,他的死,会是值得的,逼了他父亲逆天大成,也逼了他娘亲逆天证道。

夜,逐渐深了。

叶辰独自一人,登上了山巅。

此番,无人相伴,无人叨扰,圣体出梦了不假,不代表就复活了,还有一段路要走,涅槃便重生,失败便葬身。

谁都不知,叶辰究竟有多少时间,更无人敢问,只愿他在时限到来前,能参透梦之道,如此,才是真正的重回人间。

星辉下,他之状态,是奇妙的,时而会凝实,时而会虚幻,如梦中的人,只在某几个瞬间,虚幻与现实有了交错。

“娘亲,老爹会复活吗?”

叶灵望着山巅,小声问道。

“会。”

这是姬凝霜的回答,也是南冥玉漱她们的回答,一字吐露,说的颇坚定。

叶辰这一站,便是三日。

三日来,从未动弹过,只静静仰看苍缈,思索梦之真谛,他的命,是焱妃换来的,他需替那个老前辈,活在世间。

如此状态,无人可帮他,天冥两帝也做不到,一切需靠他自己,至于姬凝霜的梦之道,与焱妃的并不同,那是两条路。

还好,叶辰在此领域,有些底子。

曾有一瞬,他闭了眸,站着睡着了,堕入了梦境,梦中无人,只他一个。

自外去看,他之形态,更加诡异,如元神体,身体扭曲不堪,会随风摇曳。

这几个夜,恒岳大多都未睡,大多都看着玉女峰峰巅,生怕那道人影,又蓦的消失,他们都在等,等他重归人间。

老树下,众女也在。

嗡!嗡!嗡!

这等声响,频频不觉。

那是诛仙剑的碎片,先前被姬凝霜追杀,又从诛仙剑剑体上打落不少。

此刻,女帝已祭了神力,包裹了碎片,要将其强势炼化,不给其再复原的机会。

去看诛仙剑,那就不是一般的惨了。

黑暗的深处,它再无剑体,仅剩一把剑柄了,还真是,出来一回,便伤一回,一次比一次伤的重,虽侥幸逃过了女帝的追杀,可如今的它,真不忍直视了。

安分,这次它真安分了。

诸天无至尊时,都拿不下叶辰,更遑论有一尊帝坐镇,还有叶辰那尊大成的圣体,两个至尊杵着,去了也无用。

诛仙剑的心境,该是惆怅的,细数一下,自当年在大楚第一次作乱,自叶辰崛起,它就没好过,好好的一把剑,愣成了剑柄,若主人还在,多半会被气死。

第九日,闭眸的叶辰,下了玉女峰。

他,也如先前的焱妃,在梦游了。

其身后,不少人暗自跟着,不敢跟太近,生怕惊醒叶辰,话都不说的。

叶辰成了游客,在无意识中,走过了大楚颇多地方,每到一处,都会驻足。

时隔三十年,他再来天玄门。

凌霄宝殿前,他如雕像,停了足三日之久,凌霄殿在在颤,是喜悦的颤,也是震惊的颤,后世诸天,果是人才辈出。

殿中,楚萱楚灵已泪流满面,能感知到叶辰,也是潜意识中在流泪。

远方,位面之子在看。

更远方,帝萱也在看,自叶辰的身上,寻到了帝尊的背影,叶辰越强,她便觉帝尊的背影越清晰,不知叶辰若成帝,他的哥哥,是否也会回来,她在默默等。

在看的,不止他们,还有红尘雪,却不见楚灵玉;还有千殇月、星月圣女、九尊道身的后裔,都在叶辰的身上,寻着那可怜的温存,他们,曾经都是一体的。

“他有多长时间。”

冥帝轻语,瞥了一眼道祖。

道祖未言语,也瞥了一眼冥帝,好似在说,你问我,我问谁。

第四日,叶辰离了天玄门,出了大楚。

再入星空,他如一只游魂,更如一只幽灵,在星空历练的修士,曾多次瞧见过他之身影,闭着眸,一路都在梦游。

他恍似无根之人,好似在梦游中,寻找着自己的根,去了幽冥大陆、曾在各域面驻足,跨过星河,降在了玄荒大陆。

“自封禁区。”

天虚帝子传音四方。

同一瞬间,禁区皆施了结界,并非怕叶辰,而是怕他误入五大禁区,怕禁区的底蕴,会扰了他的梦和他的状态。

可惜,所谓的结界,都是摆设。

叶辰还是进去了,逛过炼狱,去了冥土、走过了望穿,掠过了黄泉,最后,漫无边际的在梦游中,进了天虚禁区。

那一日,天虚动颤,有古老的异象,频频显化,更有绚丽的光晕,自中州蔓延四方,载有天音,一种古老的天音。

“圣体果是尿性。”

不少人在看,不知梦游的叶辰,入禁区干了点儿啥,整出了这般大动静,整个玄荒都在颤,多处还有电闪雷鸣。

待叶辰再出来,已是五日后。

能见他的身后,天虚帝子脸色奇黑,仅剩的一些老家伙,也吹胡子瞪眼,包括天虚帝子在内,天虚九成以上的人,都鼻青脸肿,有几个,还搁地上趴着呢?

梦游归梦游,打人就过分了。

叶辰走后,姬凝霜现身,她一路都在跟着,见天虚一片狼藉,神情不免有些尴尬,她家的叶辰,睡梦中也不老实。

如风走过,她有跟上叶辰。

此番,叶辰走着走着,便消失了。

女帝走着走着,也消失了。

身后跟随的人,再找不着他二人。

叶辰现身出来时,乃无泪城。

历经了浩劫,无泪之城除无泪之外,全军覆没,整个无泪城,也冷冷清清,依旧时刻在动,隐于虚无中,连天冥两帝,有时都找不着在哪,使命还的继续。

见叶辰,无泪神情奇怪,眼神饱含了颇多寓意:大楚的第十皇,霸天绝地的荒古圣体,你是真牛逼啊!这都进的来。

无泪看了一眼姬凝霜,并无言语,知道叶辰在悟道,不敢太叨扰。

她不叨扰,不代表叶辰不叨扰。

叶辰走上了她所在的山巅,绕着她转起了圈儿,一圈又一圈不带停的。

无泪深吸了一口气,又望看姬凝霜,意思好似在说:我能揍他不。

姬凝霜露了一丝歉意的笑,那种笑,也潜藏这一抹深意:前辈海涵。

叶辰足转了大半夜,才推开了无泪。

接下来的一幕,就有些破坏形象了。

大楚的第十皇,蹲在了地上,俩手搁那刨坑,好似在挖宝贝。

怎么说嘞,整座山都被他挖穿了。

无泪看的想笑,不用去看,便知叶辰做的是啥梦,多半在干偷鸡摸狗的勾当。

的确,叶辰做的是这类的梦。

三日后,他才出来,灰头土脸的。

见其手中,还拎着一截沾着泥土的树根,该是他找的所谓的宝贝。

其后几日,他都未出无泪城。

其后几日,看的无泪想发飙。

大楚第十皇的梦,不是一般的长,好似在梦中,有偷不完的宝贝。

可以这么说,整个无泪城的山峰,他一个都没拉下,挨个挖了个遍儿。

好好的无泪城,因诸天浩劫,本就狼藉,如今因他,又成一片废墟。

不知哪一日,他才离去。

去看无泪,那张绝美的脸颊,已然黑了个透顶,总觉叶辰不是来梦游的,就是来捣乱的,咋不把无泪城给掀了呢?

星河彼岸,叶辰又定身。

杵了足三五瞬,他有回身,迈着凌虚的步伐,来到了姬凝霜身前。

在无泪城的一幕,再次上演。

先前,他是围着无泪转。

此刻,他是围着女帝转。

姬凝霜不语,也未曾动弹,等他转够了一定的圈数,自然会去别处溜达。

有路过的人,见此画面,有些错愕。

一尊女帝,一尊大成圣体,好似很有情调,一个站那不动,一个绕着转圈。

那一幕,着实养眼,惹来了不少人,自带望远镜,都跟看猴儿似的。

他们注视下,叶辰不再转圈,随意扔了手中的树根,而后,捋起了袖子。

接下来的一幕,更加养眼。

某位皇者,上下其手,在姬凝霜的身上,翻来翻去,看那动作,好似还在找宝贝;看那手法,不是一般的娴熟。

莫说世人,至尊心境如东荒女帝,都有些罩不住了,本是一件洁净的仙衣,被叶辰那只站满泥土的手,抹的乌七八黑。

这都没啥,她还真怕叶辰,做些个出格的,譬如,摸了不该摸的;又譬如,把她衣服脱了,那三界可就热闹了。

事实证明,冥界的某位大帝,还真有那么一种希冀。

当然,这要看叶辰给不给力了。

“奇葩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

道祖未言语,可那神态,却很好的阐述了这句话,很想去叶辰梦中看看,究竟做了个啥梦,这花样,一套接一套的。

两帝都如此,更莫说诸天修士了。

那一个个嘴角,不知已抽搐了多少个来回,那尊皇者,是在给他们演示咋翻东西吗?不用掩饰,俺们都门儿清的。

也得亏是叶辰,若换做另一个人,敢在女帝身上翻来翻去,一巴掌呼过来,能一路飞出银河系,谁让人家是两口子。

终究,叶辰收手了,又转了身。

临走前,这厮的手,还不老实,摸了摸媳妇的脸颊,顺手还捏了一下。

女帝的脸颊,也不怎么干净了。

这些,都是在梦游中完成的。

太多老辈,意味深长的,梦游中见真人,叶辰那厮,演绎的淋漓尽致。

星空中,叶辰又渐行渐远。

身后,姬凝霜依旧跟着,世人眼中的她,神态略显不自然,甚至是尴尬。

又是一条星河,叶辰抬脚跨过。

然,这一次,姬凝霜并未跟上。

或者说,她跟不上了,只因叶辰去的地方,她暂时还没能力过去。

那是冥界,她家的叶辰,竟在梦游中,从诸天人界,一脚踏进了阴曹地府。

ps:今天三章。

2020年2月23日

扣扣出问题,大家的留言,要晚一些回复。

多谢大家的一路支持和鼓励!!!

 推荐阅读: 帝尊霸宠,逆天妖妃不好惹 傲剑帝尊 御妖天后:高冷帝尊强势宠 神武帝尊 丑女宠上天:帝尊,滚远点 帝尊狂宠腹黑王妃 万古魔帝尊 盖世帝尊 帝尊决 月极帝尊 万世帝尊 寂灭帝尊 
 猜您喜欢: 帝尊 [快穿]炮灰者的心愿 女尊:绝色夫君有九个 [穿书]黑化圣骑士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屠户家的小娘子 苍穹帝尊 吾家艳妾 爱妻入骨:独占第一冷少 带着空间闯末世 妙妙[快穿] 美人思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