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帝尊小说
帝尊小说 > 言情小说 > 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 > 121、第一百二十一章

浩克一巴掌呼过来的时候, 他竟然还能不合时宜地分神想, 这真是一个令人惊心动魄的奇男子。

然后掌风带到, 纵横全银河系的星爵反应也不慢,身高瞬间矮了半截——

躲得真是迅速。

“他又出现了!”

身后有人叫出声。

浩克回头去看,客厅里头不单单冲出来一整支银河护卫队,连带着这别墅的主人,也在最后面露了身影。

托尼是最震惊的。

班纳今晚还说, 有个跟浩克对话的机会, 不想这个机会来得这样快,快得班纳来不及开口,就莫名其妙地被浩克取代了意识。

这是个相当危险的信号。

托尼低声道:“贾维斯。”

做爸爸的怀里没有抱着女儿。

别墅的隔音比斯塔克家从前的任何一个房子都要好,安保系统也一样。托尼被智能管家从睡梦中唤醒,黛茜还窝在小被子里,身子一动一动睡得正香, 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怎么样惊天动地的变故。

火箭手里拿了一把很大的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浩克,尖牙龇起来, 个子虽然不是最高的, 却最凶:“放开他!”

大概是这样逼人的气势,唬得浩克也下意识一愣。

托尼家的天花板很高, 绿巨人也能有足够的站立空间,他直了直两人合抱的腰杆,看看空空如也的手,再看看蹲在阳台的奎尔。

谁说浩克就不较真, 浩克较真起来,在这么剑拔弩张的关头,也要用又粗又沉的嗓音大声地道:“他不在我手里。”

然后才缓冲成功,探身一声震耳欲聋的示威咆哮。

仿佛地板都在震动。

火箭一身的毛被这音浪刮过,根根向后,吹完口水风,莫名感觉身上有点湿润,用手一拈毛,再一闻,转头去看格鲁特,果然看见格鲁特眯起眼睛的嫌弃神情。

他这个暴脾气上来,扛着枪就要一阵扫射。

却没想到那庞大的对手在他扫射之前就果断转身,起跳越过仍旧蹲着的星爵,从阳台纵身跳了下去。

落进户外的私人游泳池里,溅起好大一片水花。

后来火箭才知道,浩克的示威,对象不是他,而是站在后面神情严肃的托尼·斯塔克。

班纳博士是复仇者联盟的成员,但严格意义上,从战斗力来说,浩克才算是复联的一大支柱。

毕竟“我们有浩克”这句话光是出口,就能够很大程度地震慑像洛基·奥丁森这样的神了。

由于共同用着一个躯体,班纳见过的人浩克大多也见过,所以对托尼这个熟面孔再熟悉不过。

那场跟反浩克装甲的对决历历在目,被打飞出去的痛感,回忆着好像能鲜活地回到脸上。

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

所以浩克看见托尼,也不觉得多么愉快,大步跑着,头也不回。

“他跑不出这里。”托尼道。

“那究竟是什么?”奎尔现在才站起身,拍拍衣服,“班纳博士是会什么变身技术,是吗?”

“他身不由己。”托尼道。

老父亲处变不惊,说完话却脸色一动。

隔音再好,架不住浩克弄出的地动山摇的动静,又或者团子睡着睡着,感觉不到爸爸的气息,醒了过来正在找人。

托尼返身回卧室的时候,德拉克斯正对自诩银河护卫队队长的星爵进行客观评价。

“奎尔,你刚才表现得真屎。”德拉克斯诚实又恳切地道。

“对。”火箭深以为然,放下枪,用下巴点点奎尔,“真屎。”

“什么?”奎尔一摊手,“我总要弄清楚他想干什么!何况他又伤不到我,蹲下来躲避不是本能反应吗?”

他求证似的,看看自己的女朋友:“卡魔拉,你不这么认为吗?”

卡魔拉叹一口气。

她的目光很快远起来,越过阳台,投到那个狂奔着,不知奔向自由还是奔向疯狂的巨人的身影。

某个瞬间,她觉得,这个叫“浩克”的存在,非常孤独。

然后又想,托尼说得没有错。

浩克走不出这里。

黛茜也被困住了。

她已经长大了些,却还远远没能越过托尼这张大床周围拉起的护栏,小浣熊的连体睡衣滚得皱皱,软软的一团坐在那里,在非正常的起床时间起床,还困得大眼睛都是迷糊的,但发现房间里没了爸爸,硬要找人,撑着不肯睡回去。

心想事成,老父亲很快推门而入,抱起床上困得眼皮耷耷的面团,伸手摸一下她的尿包,还是瘪瘪的。

“爸爸。”团子缩进托尼怀抱里,挤扁了一边嘟嘟的脸蛋,好像睡在云朵里。

“我又不会走。”托尼道,“睡吧。”

不会走的承诺对于一位英雄父亲来说,可信度不太高。

小雏菊宝宝用手扯住了托尼睡衣的带子,撑起眼皮,探着往门外看,很有几分执意,伸手指:“看看。”

“没什么好看。”托尼道。

他大手在女儿背上轻轻地一拍一拍,黛茜本来还要坚持,架不住这催眠的动作真很催眠,小浣熊张开红红的嘴巴打个呵欠,再给用被子一裹,满满的安全感和困意战胜好奇心,最终又成了个熟睡的面团,被托尼放回床上睡。

宝宝的睡眠在大人保护下得以延续,大人的夜晚却在浩克出现那一刻就结束了。

而出逃的浩克,此时正在别墅外四面升起的防御墙前暴怒。

他总是暴怒,生气,破坏一切能够破坏的,却无法打破那一层空气样薄的墙壁,拳头擂得震天响,捶到最后,甚至跳起来。

什么东西悄悄飞到头顶上,遮蔽了月光,投下一大片的阴翳。

浩克若有所感,抬头望去,见一张铺天盖地的网,笼罩下来,像缓缓降落的莹蓝的发光水母。

然后知道蓝的不是水母。

是电流。

浩克轰然倒地,身躯战栗不止,双眼一翻白,失去了意识。

—— —— —— —— ——

“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混沌中一个很man的声音道。

“就关在这里,感觉不是很保险。”然后是拍胸脯的声音,“我可以借你一样电击器,在旧货市场淘的,电流很大,带来飞一般的感受,你不用再担心他暴走。”

他似乎一直在自言自语,说这么多话,也不见有人应答。

好在随后另一个熟悉的声音拒绝道:“不用。我对我的技术足够自信。”

浩克皱紧眉头,只觉胸腔里涌动着数也数不清的烦闷情绪,这情绪令他暴躁,躺着更令他暴躁,于是一下子睁开眼。

动作突然,周围顿时没了声音。

绿巨人捂着额头坐起身。

在地球,他这个存在除了“浩克”,在普通人口中更多冠以“怪物”的外号。

但“怪物”刚刚醒来的懵懂状态,跟正常人其实也差不了多少。

浩克很快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个笼子里。

说是笼子,其实是个独立的房间,用栅栏隔开,而栅栏的另一头,就站着把他关起来的当事人。

“冷静了吗?”托尼问。

显然没有。

被限制了人身自由的现状无疑更加激怒浩克,他才坐好,猛地又弹起,如虎啸狮吼,无比愤怒地咆哮,试图掰断栅栏。

口水风又扑面而来,火箭淡定地打起雨伞。

“该怎么说?”他转头看定定瞧着浩克的托尼,摊开一只手道,“你对他真是太仁慈了。”

“我们两个是盟友,外星人。”托尼斜睨火箭一眼。

“我没打算伤害你,浩克。”他冲浩克道,“我只是希望……”

话语全淹没在浩克的大声咆哮里,什么也没听着。

身经百战的钢铁侠非常淡定:“贾维斯,给我一个扩音器。”

“好的,先生。”贾维斯无比配合。

于是加了扩音buff的托尼再说话,音量就比浩克要大上两倍:“我只是希望你冷静下来。那张网的电流不足以对你造成伤害,这个房间也不足以。”

这话一出,浩克终于没有再摇栅栏。

他用那双大手捂住耳朵,低头盯着地板,怒气未消,大声地说:“不要地球!要托尔!好朋友!”

托尼眸光一闪,流露出几分好笑来:“什么时候你跟托尔成了好朋友?”

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苹果,走前两步,递给停了动作的浩克:“吃水果吗?想吃早餐也可以,虽然比正常饭点早了很多。”

浩克一把把苹果抓进笼子里。

随后抛出一把碎了的苹果果肉。

有些浪费食物。

“你迟早要回到地球的,浩克。”托尼道。

“你不要我回。”浩克盯着他,“你是班纳的朋友。”

“对,我是班纳的朋友。”托尼承认这一点,“但你也跟我并肩作战过,我没有理由虐待你。”

浩克看看为他设下的栅栏,露出一个鄙夷的表情。

“你要班纳,不要浩克。”他道,“不用骗我。”

说完就转过身,背对着托尼坐下,再不打算交谈。

“嘿,大块头!”火箭喊他,他也不回答,恼火地看着墙角,不得不胸膛起伏地压制那股本能的怒意。

什么都不说。

浩克也不仅仅总是生气的。

说无可说,他也选择沉默,在无数个被困的日子里呐喊,呐喊之后,往往只剩了长久的沉默。

跟谁说?

没法说。

托尼默默地看他一会儿,抬手关掉了墙壁上的按钮,升起栅栏,道:“想要什么随时告诉贾维斯。要参观我的房子,我也很欢迎。”

然后听见外面啪啪地有人在拍门。

伴随隐隐约约的“爸爸”的连声呼唤,令托尼一动,立马转身离开房间。

火箭跟着离开。

他们两个转身的时候,浩克回头看了一眼。

团子浮在空气里,蹬着小脚,锲而不舍地拍打房门:“爸爸!”

她的爸爸从昨晚开始就背着她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情,被知道了还不承认,关在小黑屋里不肯出来。

温蒂才来上班,黛茜的早餐还以原材料形式存在着,跟格鲁特疯玩一通,发现爸爸跟火箭趁着自己玩耍偷溜,赶紧地来找。

老父亲开门的动作很快,眼一扫发现漂在空气里的女儿,用手一接就接住了,严肃地道:“不要乱跑。”

黛茜被爸爸钳着,但因为找着了爸爸,仍然很高兴,笑得眼睛弯弯:“我在这儿呢。”

她随即好奇地探一探头,想看看爸爸在房间里藏什么好的。

一探恰恰跟里面回头看的浩克对上了眼。

黛茜先是一愣,脸上呆呆的,很快想起来这个人见过,轻轻地叫“伯伯”,嫩嘟嘟的脸肉上又有个笑容,一点儿不觉得浩克那张脸吓小孩。

从博士变成绿巨人,身量都大了几倍,她还能认出来,真是不容易。

托尼跟着回头看。

这时候浩克已经默默收回目光,继续面壁,他也只看到个背影。

浩克有时候看人、看事情,比谁都明白。

他刚才脱口而出的托尼想要班纳而非浩克,其实也不完全是个人的气话。

超级英雄也有感情,也会偏心,托尼心里的天平,显然在班纳博士的那一段添了更重的砝码。

托尼抱走孩子,心里还在思考一个问题。

按理说,浩克陷入昏迷或沉睡,班纳就回来,这次却没有。

他眉心悄悄地拢紧了几分。

小孩子没有大人这么多的烦恼。

黛茜早早地拿着勺子,在餐厅里等着开饭,等到温蒂端着餐盘过来,整个人快乐得像要起飞。

她大口大口地吃土豆泥,大口大口地吃胡萝卜块,再大口大口地吃水果,吃得小肚子溜溜圆。

大人们却吃得又慢又沉默。

偶尔围绕浩克交谈几句,说的又是很复杂的话,她听不懂,爸爸还没把她从宝宝椅里抱出来,只能抓着脑袋满餐厅地看。

团子发现温蒂还准备了一份特大号的餐盘。

温蒂在今天早上上班之前,万万没想到会换来一位特殊客人,再想想等会儿要去给绿巨人送饭,腿就有点发软。

尽管斯塔克先生之前说过“他暂时不会搞破坏”,架不住这位是最强壮的复仇者,一个拳头砸下来,能把她按成肉饼。

保姆在这儿边场景演练边默默祈祷,没发现黛茜的心思都飘到了自己这里。

特大号餐盘的食物又多又丰富,煎了大块培根和大条香肠,是黛茜的儿童餐不能比较的。

幼儿学着爸爸平时的样子摸摸肚子,深深觉得还能再吃下许多的饭,给块儿肉也可以。

要什么来什么,说话的老父亲终于发现女儿握着勺子在发呆,把餐盘里还没吃的三明治撕下一角,伸手过去喂了这个嘴馋的,道:“就在客厅玩,知道吗?”

黛茜还在盯温蒂迟迟不拿走的餐盘,闻到鼻子底下有香味,自然而然地张开嘴,再听见爸爸说话,挥舞着勺子,爽快道:“好!”

脖子上系的围兜于是被解开了,整个人也被抱起,放到了地上。

与此同时,温蒂终于做好心理建设,顶着再正常不过的脸色,拿饭走出餐厅。

小身影骨碌碌地跟在她后头。

托尼给浩克设了围栏,不是没有私心。在浩克冷静之前,总有那么几分冲出伤人的危险性,何况家里还有一个两岁不到的小孩。

浩克还在面对墙角发呆。

托尼不理解为什么班纳没有回来,在那之前,还有个不理解的问题——浩克为什么出现。

浩克自己很清楚。

班纳掌控对身体的主导权,被塞进后尾箱的就成了他。

但回地球的第一晚,班纳睡前还在回味错过了许多许多事情的烦闷、对浩克频频出现的慌乱,以至于睡觉睡得很不安稳,做了噩梦。

梦里的班纳是愤怒的,这种愤怒之强烈,给后尾箱的浩克递了一把车钥匙。

浩克垂下眼睛,在墙壁上一戳一戳。

他忘了控制力气,把托尼家的墙戳出两个小洞。

后来发现房子破了洞的托尼脸色真是精彩得让人不敢看。

浩克戳完洞,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

不是托尼,也不是火箭,轻盈得很,后面还跟着一个更加轻的。

然后有人敲门。

门就敞开着,温蒂礼貌些,发出声音示意浩克有人来,轻轻地道:“浩克先生,我给你送一下早餐。”

她还是有点儿心虚。

房间里像坐了一座小山,光那伟岸的背脊就贲着一处一处充满力量的肌肉,再配上角落的阴影,哪怕对方不说话,都已经很有压迫力。

更何况她话音刚落,沉默的浩克就转过头来看。

温蒂捏紧了餐盘的边缘。

浩克长得真凶啊。她心里道。

但果真像托尼说的那样,浩克并没有做出什么要伤害人的举动,他甚至连这样沉沉盯着她的时间都很短,视线很快从她脸上滑落了,放在底下不知哪里。

温蒂迟疑着,顺他的目光往下看。

一看不得了。

或者说,在瞄见那个穿连体衣的小小人影之前,她就已经听见了黛茜软而轻的声音:“伯伯。”

团子跟着温蒂进来,这回算是把浩克看得真真切切,脸上的欢乐转成了疑惑,再看看,就往温蒂身边站了站,仰头告诉大人:“不是伯伯。”

似是而非的。

她认出这是班纳的脸,却敏感地觉察到,人不是那个人了。

“客人要吃早餐,你不能在这里打扰。”温蒂低头教育这小的,“爸爸让你在客厅玩,对吗?”

黛茜就诚实:“对。”

温蒂再一个眼神示意,她就懂得慢慢地往门口走,走两步,还是没能忍住,回头再看看这个大只的陌生人。

浩克也在看她。

温蒂过去,把餐盘放到桌上,对比一下才发觉准备的餐具太小,不好意思地抬了抬手:“我会马上买个加加加大版的。”

浩克不用餐具。

他不跟托尼说话,也不跟温蒂说话,现在却肯吃早餐,大手伸过去,直接拈了一块油亮亮香喷喷的培根,往嘴边送。

才到嘴边,被一道炽热的视线迫得停了动作。

培根看着真是很好吃的样子。火候刚好,煎得两面都逼出油脂剔透的颜色,黑胡椒的焦香先打开味蕾,舌尖都做好了起舞的准备。

这么好吃,成功令慢吞吞走路的团子止住脚步,站在那儿眼巴巴地看。

浩克不以为意,张嘴再吃。

瞬间感觉投过来的那道视线更加可怜,那股馋劲儿,隔着这么一段距离都感受得清清楚楚。

浩克没能吃进去。

他闭上嘴,拎着这片肉,脸上仍然是不高兴的神情,对不远处揣着小手、一下子雀跃起来的黛茜招招手。

作者有话要说:二更合一。

浩克:过来挨打!

 推荐阅读: 女主渣化之路 重生六零好时光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重生嫡女有空间 首辅养成手册 将军家的小娇娘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 小清欢 爱谁谁 高能二维码 (穿书)土系憨女 娇宠令 
 猜您喜欢: [快穿]书中游 生死帝尊 七十年代白富美 茅山捉鬼人 [综]头号炮灰 你奈我何 疯狗加三 随身空间之农女是特工 重生做个农家女 [综系统]九尾狐的幸福 极品后妈 九龙神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