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帝尊小说

洛基就安静了须臾, 面上的笑容一瞬间收敛, 成了无表情的。

托尔脱口而出的言语有了伤人的棱角, 扎在他心上,也不知究竟会不会疼。

大概不会。

因为洛基的无表情不过是眨眨眼间的事情,一忽儿他又笑起来,好像比刚才用话刺激自己哥哥时更愉悦,绿眼睛弯着, 放轻了声音道:“你这么说, 我好难过,托尔。”

“是吗。”托尔忿忿地转过脸去不看他,眼里一股悲哀上来,强行地压了下去,“你真在乎吗?你也不会为了这个去死……在你心里,大概没有人比你自己更重要。”

洛基把头往墙上一靠, 懒懒道:“你又知道了。”

“反复经历这么多次欺骗之后,我就算再愚钝,也该看清楚些东西。”托尔道, “等找到父亲……”

找到父亲之后要怎么样, 他没有说,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转身道:“我出去了。”

洛基只瞧着他的背影。

托尔大步往前,迈了几步走到门边,打算关掉房间的灯。

“哥哥。”洛基在身后突然又说话。

托尔脚步是停下了,怒气未散地等着, 不打算再回头去看他。

“我肚子饿。”做弟弟的道。

“关我屁事。”

生气的哥哥再没犹豫,大步出门,把房门砸得哐哐响。

他一开始进来的时候摘了洛基嘴巴上的枷,此时也忘了再给戴回去。

洛基舔舔嘴唇,终于去了总挂在脸上面具似的笑容,抬眼看看因为逆光而白得刺眼的天花板,觉得腰背酸痛,试图动一动身体,果不其然触动了腰上带电的装置,麻得肌肉绷直,连头发丝都发颤。

托尼·斯塔克对他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洛基轻轻“嘶”一声,两道眉拧在一处,等那阵浑身脱力的难受劲儿过去,才缓慢地从胸腔深处呼出一口气。

这口气没能吹出风,却把门呼啦一下又吹了开来。

托尔去而复返,脚下生风,红披风在身后鲜艳地招展着。

他大手里拿着半截撕开的法棍,过来塞在洛基嘴里。

后来是等到洛基噎得半死把法棍咽下去,托尔再灌他点水,才又上了他嘴巴的枷,彻底将他抛回了黑暗里。

“可以不关灯吗?”洛基问。

他眼睛里那一抹绿在灯光映照下亮得惊心动魄:“我不是很喜欢这么黑。”

“不可以。”托尔道。

相当干脆地关了灯,这次出去,天亮之前再没有回来。

屋子里彻夜不眠的最终只有奇异博士一个人。

他借着子夜未过的那一段时间回了在纽约的圣殿,几乎搬回来一整个书架,把房间朝着门的那一面墙塞得满满当当。

托尼要是看见,想必不会太高兴的。

倘若他什么时候心血来潮,想看看家里这天晚上的监控录像,还能看见许多灵异镜头,观感更加不会好。

比如安安静静的厨房里,空气突然破了个洞,从洞中伸出一只手,悄悄地打开冰箱门,拿了一罐气泡水。

过没一会儿,那只凭空出现的手又回来,再拿走一碟三明治。

食物的残骸最终都能在史蒂芬·斯特兰奇的房间里发现。

当然,这段录像最好也不要让托尔看见。

雷霆之神白天被揪头发已经揪得几乎抓狂,要再知道自己半夜一面睡着,一面被恐怖片主角一样出场的手悄悄剪去了一点头发,可能冲过去用小锤锤砸奇异博士的胸口。

头发要能发挥作用还好说,但连至尊法师本人也一筹莫展,低头埋在书海里翻大部头,一边翻一边用手在空中画法阵。

“他能到哪里去?”史蒂芬眉头紧成了一道锁。

肩头上啪啪啪,是斗篷在用两个小角角替他捶背。

“奥丁想见他儿子,没有必要隐藏踪迹,除非出了什么意外,令他不得不这么做。”

这话对托尔也说过,只是史蒂芬唯一一次见奥丁,奥丁并不多言,谁都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意外,严重得能威胁众神之主。

这么熬夜,几乎没有合过眼,第二天早上托尼起床的时候,就看见坐在客厅里,背景颜色都黯淡了的史蒂芬。

“你对阿斯加德两兄弟上心得令我惊讶。”托尼谑道。

黛茜还在小床上睡着没有起,保姆也还没来,他有许多闲暇的时间,足够从厨房里搬出咖啡机,慢慢地煮一壶浓郁香醇的黑咖啡。

咖啡粉是已经磨好了的,托尼将粉都倒进手柄槽里,用工具压一压,才打开电源。

他身上还穿着睡衣,上头印了宝宝熊的图案,下边是肥肥大大的短裤,脱了超级英雄的装甲,这么随意的打扮,看着倒是很有种平民化的亲切。

本来也没有说富豪一定要穿什么真丝睡衣。老父亲穿这样,他家里的小女儿反而最喜欢,时常在他胸膛上兔子一样卧着,刚开始长牙的时候,小手揪住宝宝熊的脸使劲儿咬,弄得湿湿一片。

“没什么好上心。”史蒂芬淡淡道,“事情不解决,洛基迟迟不回阿斯加德,我在圣殿一样坐不住。”

“这样是你,法师。”托尼扬唇一笑,将刚刚煮好、热腾腾的咖啡装了一杯,递到史蒂芬跟前来。

史蒂芬看他一眼,伸手接过。

苦涩得令人昏昏欲睡的神经一下子活泛得不得了。

□□真是个好东西。

小团子昨晚睡得晚,今天起得也晚了些。

老父亲在外头吃早餐的时候,床上隆起的小被包才慢慢地蠕动蠕动,一翻翻出只奶味儿哄哄的宝宝。

那一头淡金的小头发乱着,四处打卷儿,蓝眼睛里盛着还未苏醒的睡意,望着天花板,懵懵懂懂的。

然后瞧见摇篮床上边有个站得很直的身影。

黑绿的战袍,左肩镶嵌了金黄锃亮的甲片,拨到后头去的黑发发尾也翘翘地打着卷儿。

洛基不知是不是找着了研究小斯塔克的乐趣,三番两次地过来看。

实际上,在这么小一只没睡醒之前,他的幻象也潜行在别墅的各个角落,逛来逛去地参观,顺带连别墅主人早餐吃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

可惜吃了不是实体的亏,没办法在饭菜里下毒。

然后发现团子又是一个人睡在卧房里。

平常这个时候笨笨会在旁边,但今天早上史蒂芬请它去打扫卧室,它就拿着扫把去了,十分尽心尽力,扫到现在也没完。

黛茜看见洛基,骨碌地爬起身坐着,在那里软软的一坨。

在做出别的反应之前,先张开红红的小嘴,打个呵欠轰走瞌睡虫,闭上嘴巴时,大眼睛里已被动地积了一层薄薄的眼泪。

这眼泪起先是因为自然而然的生理反应,等她在那里坐着,左看右看也没看见爸爸,再收回视线来一瞧,洛基正盯着自己情绪莫辨地微笑,不知道为什么,一撇嘴就哭起来。

诡计之神脸上的笑容登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小雏菊宝宝扶着摇篮床的栏杆借力,摇摇晃晃地用小胖腿支撑着站起,小小声嚷了句“妈姆”,仍然伤心地自顾自掉金豆豆。

等眼泪淌在脸上,湿乎乎的难受,她还懂得自己用小手擦一擦。

曾经幻视在的时候,她也是刚睡醒,房间里照样没有爸爸,却不见这样哭。

当然斯塔克父女跟幻视的关系比跟洛基亲近了不是一星半点,前者的分量有大象那么大,后者就只剩了大象长鼻子的其中一个鼻孔里的一根毛。

如果大象有鼻毛的话。

那一点儿也不是亲近,是托尼一看见就恨不能上手揍的讨厌,在黛茜这里或许还能中和一点点,但现在她这么哭,想也知道是暂时中和不了了。

“你哭什么?”

洛基居高临下地抱臂看她,脸上非常嫌弃。

这嫌弃里还带一点发现新大陆之后的讽刺——他听见从黛茜口中传来的泪意满满的“妈姆”,也知道这小的并没有母亲,叫的是谁自然不言而明。

果然过不了多久,才把三明治吃了一半的老父亲就推开卧室门走了进来。

黛茜站在床边直弹,面团似的小手擦了几回眼泪,已经擦得湿漉漉。

托尼抱起她,手臂托着小屁股,一触碰就发觉纸尿裤鼓囊囊。

经过一夜,显然积了不少的储备,包在那里,让宝宝非常难受。

想一想,黛茜刚才哭,也不完全因为讨厌洛基。

洛基要能知道,脸就不至于那么臭。

他昨晚明明就想吓小孩,黛茜一哭,反而又不爽自己在刚睡醒的幼儿眼里形象可怕,嘴唇抿得紧紧,白眼不知道翻了多少个。

他曾经将自己看作小孩子睡前童话里可怖阴暗的怪物,但真被别人当做怪物,感受又截然不同。

谁不喜欢光呢。

大坏蛋也喜欢光。

只是对于地球人来说,他坏得不是一星半点,简直要一人一刀才感觉过瘾。

黛茜被爸爸抱出去,交到保姆手里,脱了连体的飞鼠睡衣,放到小小的澡盆洗屁屁。

等身上处理得清清爽爽,她眼泪早不掉了,小肚子扁扁,高兴地让大人系上围兜,跑到餐桌边等着吃饭。

今天早上保姆蒸了嫩嫩的鸡蛋,放在碗里,用小勺子挖着喂黛茜吃。

团子欢喜地张大嘴巴,含了一口,把脸颊塞得鼓鼓。

鸡蛋里还加了切得细碎的菠菜,搭配着营养刚刚好,想到这小的胃口比一般孩子更大些,还准备了一点肉泥和半个小香蕉。

史蒂芬已经吃饱,正用餐巾擦拭嘴唇,准备离席。

他身后的斗篷却在关注黛茜吃饭,探头探脑地,跃跃欲试的样子。

做斯塔克家的保姆也很不容易,除了高学历,要点亮各种家务技能,还得有过硬的心理素质。

比如现在,被一个斗篷在后面轻轻地拍打肩膀,也要有礼貌地转过身去问什么事情,而不能惊吓得一失手将宝宝的饭掼到地板上。

温蒂一开始看见会飞的斗篷很惊诧,托尼说那是高科技,她看的次数多了,也就见怪不怪。

斗篷也想喂黛茜吃饭。

它拱着手请求,温蒂不是不愿意给,看坐在餐桌对面的董事长一眼,发现他正托腮好整以暇瞧着这边,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犹豫一下,把碗和勺子给了斗篷。

魔浮斗篷把餐具拿得像模像样。

小团子在宝宝椅里高兴得不行,伸长了小手,想来抓抓斗篷,斗篷捏着小角角,小心翼翼舀一勺鸡蛋喂过去,她也肯吃,好像比保姆喂还要吃得更香些。

可惜只喂了一口,斗篷的捏着的角一滑,手上的碗就飞出去,摔在地上,连同鸡蛋一起魂飞魄散,死无全尸了。

黛茜低头去看地板。

她抓一抓手,知道早饭没了,再看失手打了碗的斗篷,早团成一个球,灰溜溜躲到史蒂芬身后去。

在这种时候它就很知道谁才是自己的主人。

“我女儿今天早上吃不了饱饭。”托尼看看史蒂芬有些僵硬的脸,并不生气,指着邻座的法师,慢条斯理道,“你赔碗。”

魔浮斗篷大概这辈子都别想喂黛茜饭吃了。

这些人都用完早餐,托尔才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起床。

洛基仍然被关在小黑屋里,托尼不愿意去看,史蒂芬没有义务管,到底还要他去看看过了一夜,他的好弟弟有没有想方设法从桎梏中逃脱。

还好没有。

洛基被锁了一整晚,半夜还跟托尔说那么些话,进去看他的时候,他正闭着眼睛在睡觉。

想来不是真的在睡觉。

上午温蒂带着黛茜在房间里面玩,因为这个小的早餐少吃了半碗蒸鸡蛋,肚子渐渐饿起来,还不到饭点,扒着她的裙子要点心吃。

“吃蔬菜饼干,好不好?”温蒂问,“不甜的。”

黛茜听见饼干,连连点头,抱着彩虹小马嫩声嫩气地说“要”。

但保姆离开房间去拿饼干的那么一会儿,洛基就又出现了。

真是阴魂不散,别墅魅影可还行。

这位魅影盘坐在地上,离黛茜很近,见她瞧了自己不像早上那样害怕,反而笑起来,跟着弯唇笑一笑,手指头伸过去,戳她的额头。

能戳到才有意思。

现在不过是一道幻影穿过去,成了散开的光。

“说起来,你连母亲也没有。”邪神笑眯眯,“好可怜。”

小团子瞧他这么坐着,有样学样,也把小胖腿盘了,面对面坐在地板上。

她手里的彩虹小马还是护得紧紧,不肯让出去。

“你想要什么样的母亲?”洛基又戳她一指头,其实就在戳空气,却不厌其烦。

他自己曾经有过一个全阿斯加德最好也最尊贵的母亲,是神后弗丽嘉,她教他法术,也不像奥丁那样,总是偏心托尔。

弗丽嘉现在已经化作了天上的星辰。

黛茜似懂非懂,只顾盯着他看,并不懂得回答。

要回答也回答不出几个词来。

洛基自问自大,抬眼想一下,笑容里就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伸手一抚脸,再放下来的时候,就成了托尼的面目。

如果现在老父亲在场,看见他变的脸,想都不想就能冲上来揍人。

洛基变的是女装。

试想想,在钢铁侠精修了胡须的脸上涂口红、画眼影、妆化得还十分恶俗,怎么看怎么惨不忍睹。

男人看了要沉默,女人看了要流泪。

对于黛茜来说,这完全不是平常的爸爸。

她软软的小身子一时间僵硬起来,目露震惊,很快这震惊就成了带点犹豫的试探,往前探着手,想摸摸看是不是真的老父亲。

洛基坐在那儿岿然不动,任由她小心翼翼地试探,从她表情的变化里终于觉出点趣味,挑着眼梢道:“如果变成这样子,你该叫他爸爸,还是妈妈?”

他想起自己的实体还被托尼·斯塔克重重桎梏地铐在小黑屋里,咬字就有些重:“不过他显然早已经做惯了母亲,你改口叫爸爸,恐怕还觉得不舍,对不对?”

这话说得毫无根据。

黛茜自己摸不着,看看小手,再看看女装的老父亲,渐渐很有些怀疑人生,反而伸长了耳朵,听洛基说话。

想从说话声里分辨真假,但他明显也是用的托尼的声音。

洛基顶着女装大佬的这张脸,自顾自谈论小团子母亲和非母亲倒是讲得很欢,渐渐忘了跟前坐着的这一团。

直到黛茜轻轻地动一动,眼睛盯着他唇形——这是她学话时常有的一个小习惯,总要看看别人怎么说话。

她向来是个很聪明的宝宝。

于是下一秒,邪神就听见跟前这一团有样学样地,轻轻跟着说了一句“爸爸”。

 推荐阅读: 女主渣化之路 重生六零好时光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重生嫡女有空间 首辅养成手册 将军家的小娇娘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 小清欢 爱谁谁 高能二维码 (穿书)土系憨女 娇宠令 
 猜您喜欢: 重生之特种兵夫人 天下男修皆炉鼎 重生炮灰农村媳 大秦国师 穿到明朝考科举 花间高手 空间之绣女的幸福生活 不小心生在六零年 来不及说我爱你 军婚日上 古代幺女日常 余生为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