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帝尊小说

纽约的雪,行踪诡异, 连续下一阵之后, 大概因为工作量达标获得休假, 有一个星期都没再见过雪。

不下雪, 风还是照样刮,打开窗户,冷风跟刀子一样剜进来,刽子手似的, 专门针对脖子, 令人赶紧缩起脖子, 还要围上厚厚的围巾。

黛茜的头发被吹得东倒西歪, 像一把倒立的扫帚,实在很有损大小姐形象,赶紧把窗户关了,回归室内的融融暖意,拿起梳子来,要梳一梳头发。

梳子从那小金发间艰难游过, 滋啦滋啦作响。

黛茜听见这响声, 心里感觉很讨厌, 赶快把梳子一扬, 梳子飞起来, 她的头发也跟着梳子飞起来,不知道前世有着什么样的纠葛,今生要永永远远不分离。

这种纠葛的名字叫静电。

黛茜真讨厌静电, 总是把她的头发粘在脸上,像块牛皮癣,赶也赶不走,要是穿了毛绒绒的衣服,就总是比平时要容易脏,因为细小的灰尘都被静电吸附起来。

这么冷的天,围着围巾出去玩,回来摘围巾的时候简直要命,围巾里放起鞭炮,噼啪作响,有时候还要电得人一哆嗦。

静电肆虐的时候,仿佛亲情都要变淡。

黛茜穿着小草莓马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见管家说爸爸回来,非常高兴,跑出去迎接,见托尼从大门进来,上前去要抱:“爸爸,欢迎你回家!”

“好,多谢你出来迎接我回家。”托尼道。

外面的风真是大得不像话,把托尼的头发也吹乱,董事长精心呵护的发型,在寒风里走一遭,回来的时候像去参加了摇滚音乐会。

托尼把头发抚抚平,弯腰去抱他的女儿,大手和小手一接触,噼啪一声,唬得两个人都是一跳。

“噢。”托尼道,“静电。幸好我们不是在南达科塔州。”

“为什么,爸爸?”黛茜问。

“因为据说南达科塔州规定不能引发静电。”托尼道,“的确,静电让人十分烦恼。”

父女的距离岂是小小静电可以拉开,被电了一遭之后,托尼和黛茜仍然要拥抱,一大一小张开双臂,深情款款,要用拥抱来填补一整个白天的别离。

到底没有填补成功。

又是一声噼啪,这回黛茜捂着小手,噌噌噌退出几步之外。

“抱歉。”托尼道,“大概是我身上的静电荷太多了。”

黛茜很喜欢爸爸,不喜欢静电荷很多的爸爸。

瞧着拒绝拥抱的女儿一路小跑离开,托尼感觉有一点扎心。

奔跑的黛茜在走廊上遇见笨笨。

机械手臂拖着扫帚,在勤劳地打扫卫生,发现黛茜过来,友好地向她靠拢。

机械手臂碰到那嫩嫩的脸蛋时,又是一股电流,把黛茜电得飞起来。

倒不是电流有多强,纯粹是吓的。

这样的天,连金属物件也不能随意触碰,开个门都得体验心跳的感觉。

“可能得等到春天,我的女儿才会跟我握手了。”在工作室写文件的时候,托尼对佩普道。

佩普噗嗤一声笑出来,对托尼道:“那么我替你感到难过。”

也不必那么悲观,因为托尼说完这话后不久,黛茜就从外面走进来。

有静电的时候,黛茜扑在大人怀抱里撒娇的次数都变少,自然条件帮助她变得独立又坚强。

黛茜手里拿了一根从厨房搜罗来的擀面杖。

“这是要打人,还是要做点心?”托尼问。

黛茜摇摇头:“不是要打人,也不是要做点心,爸爸。”

她走过来,手握着擀面杖的一头,把另一头递给托尼。

“这就是我们的握手。”黛茜道。

管家告诉黛茜,木头是不会导电的,塑料一般也不会导电,因而就算身上有很多的静电荷,接触他们也不会释放电流。

黛茜就拿着擀面杖过来,要跟爸爸交流交流感情。

“你真是用心良苦。”托尼道。

“你不喜欢吗?”黛茜瞧见爸爸古怪的表情,从背后又拿出一个愚人节的整蛊手套,“爸爸,还有别的。”

她戴上手套,一握拳,手套上的假拳头就嗖一声飞出去,被托尼抬手接住。

“我很感谢你为维系父女感情做的努力,斯塔克小姐。”托尼道。

他站起来,走到黛茜跟前:“为表感谢,我们实打实地握一次手。”

他把手往黛茜手上一碰。

这就像是刮彩票,永远不知道下一次会不会中奖。

黛茜最近大概是用光了运气,并不走运,又被爸爸电一次。

小雏菊宝宝飞快跑着逃离了爸爸的工作室。

“你就是闲的。”佩普道。

托尼眉梢一挑:“好玩。”

黛茜逃到客厅,发现客厅的空气里开了一个洞。

被大风吹成猫王的史蒂芬从洞里出来,说是结束了工作,想来斯塔克家喝一杯热热的饮料。

黛茜躲在一边,不用亲自上手去试,光用看的都知道史蒂芬身上充满了静电荷。

奇异博士没有托尼玩小孩的恶趣味,也不享受被电的感觉,进来之后,先把两只手在墙上放一放。

“那里没有门,伯伯。”黛茜道。

“我知道。”史蒂芬淡淡道,“我只是被吹乱了发型,没有被吹掉脑子。”

“那你在干什么?”黛茜就有点儿好奇。

“把静电释放出去。”史蒂芬道,“把我的正电荷释放给负电荷。”

“这样就没有电了吗?”黛茜问。

史蒂芬道:“你自己试试。”

试试就试试。

黛茜也用小手拍拍墙壁,再战战兢兢去碰史蒂芬的手。

本来做好了被电的准备,当手心接触到的只有史蒂芬的手心时,黛茜非常高兴。

“这是一个好办法!”黛茜高兴地道。

“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办法。”史蒂芬道,“但你作为一个氪星人,不知道这个办法,也是情有可原。”

他讲了一个冷笑话,黛茜没有笑出来。

史蒂芬还告诉黛茜,释放静电,摸摸墙壁可以,摸摸地板也可以。

黛茜如获至宝,在给史蒂芬泡的那杯热可可里放了很多棉花糖。

奇异博士不愧是大人物,瞧着杯子里堆成小山、还掉下来一个的棉花糖,没有激动万分,只是面不改色地把掉在衣服上的棉花糖拿起来吃掉了。

“三秒钟之内,细菌还没有跑到食物上,可以拿起来吃掉。”史蒂芬道。

黛茜觉得跟着史蒂芬真能学到很多东西:“这也是一个科学吗?”

“不。”史蒂芬道,“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只是心理安慰。”

黛茜脑袋上就顶了很多氪星问号。

第二天,托尔从阿斯加德来串门。

一进门,他就看见上来迎接的黛茜。

还有黛茜做的奇怪动作。

当着托尔的面,黛茜先是虔诚地用手拍拍墙壁,再弯腰虔诚地用手拍拍地板。

托尔被打动了,急忙上前一步:“何必行此大礼!”

然后他得知黛茜行此大礼的缘由,默默闭上嘴巴,感觉非常尴尬。

洛基随后进门来的时候,就看见他哥哥和黛茜一起在虔诚地拍拍墙壁,又虔诚地拍拍地板。

洛基昂首挺胸,心安理得地接受了他们两个的大礼。

黛茜怕静电,托尔却不怕。

“我就是雷霆之神,再高压的电我都操控过,这一点点还不够我剔牙缝的。”托尔道。

洛基也不怕静电。

他没有操纵过高压电,只不过被托尔电了不下五六七八次,渐渐习惯那种浑身一僵浑身散发烤肉味的感觉。

听起来有些心酸。

“讨厌静电!”黛茜道。

她一边揪着乱飞的头发一边道。

托尔说,静电也并非黛茜想的那么讨厌,它也有挺有趣的地方。

雷神有一双善于发现有趣的眼睛。

黛茜不相信,托尔就决定晚上在斯塔克家吃晚饭,顺便给黛茜看看静电的有趣。

“在我家蹭饭才是重点吧。”托尼道。

托尔在斯塔克家蹭了饭,夜幕降临的时候,请管家把所有的灯都关上,带黛茜瞧一瞧有形态的静电。

“准备好了吗?”托尔问,“我数三、二、一。”

羊毛衫在黑暗里擦碰擦碰,噼里啪啦地响起来。

黛茜睁大眼睛,在黑暗中清楚地瞧见羊毛衫摩擦爆出来的电火花。

比星子还要小的、转瞬即逝的,就像在空气里又轻又快地放了烟花,只是不知道会在哪一处爆开,下一个电火花又会何时到来。

静电也可以是美丽的,只要不电到身上。

黛茜屏住呼吸,静静瞧着一次又一次爆开的电火花,陶醉在这转瞬即逝的美里。

她不说话,托尔也不说话,就让时间这么定格,一切都那么美好。

在漫长的静谧中,终于有人忍不住,要率先打破定格的美好。

“我说……”洛基绷着脸,咬着牙,阴森森地问,“你们要看到什么时候?!”

他那口忍无可忍的白牙,借着窗外一点微弱的月光显现得清清楚楚,一时间甚至盖过了电火花。

“我已经快要累死了!”

洛基一边在黑暗中拼命掀拉着身上穿的厚厚毛衣一边道。

他说话的时候,噼噼啪啪的电火花还在他身上炸开。

啊,如此美丽。

 推荐阅读: 女主渣化之路 重生六零好时光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重生嫡女有空间 首辅养成手册 将军家的小娇娘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 小清欢 爱谁谁 高能二维码 (穿书)土系憨女 娇宠令 
 猜您喜欢: 她美得太撩人[快穿] 影帝的诞生(美娱)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炮灰集锦[综] 皇家宠媳 末世重生之黑暗女配 欢喜债 重生星际万人迷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 我还没摁住她 校园重生之纨绔古药医 倾世狂妃之邪魅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