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帝尊小说
帝尊小说 > 言情小说 > 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 > 398、第三百九十八章

捉迷藏小能手黛茜在家里玩得很高兴。

小黄人的躲藏技术实在不能算高超,一个躲在沙发后头, 一个躲在柜子里。

躲在沙发后头的, 露出头顶高耸又稀少的几根头毛, 就差拿个标识牌, 明目张胆地告诉黛茜“我在这里”。

躲柜子的凯文倒还有一点小聪明。

黛茜经过柜子的时候,本来没打算往里面找,只可惜里头咀嚼零食的声音实在太大,想忽略都难。

黛茜打开柜子门的时候, 凯文还在疑惑怎么这么快就被发现。

不过他很快释然, 从柜子爬出来, 把手里啃剩半截的巧克力棒递给黛茜:“吃吗?”

黛茜不要吃他剩下的, 伸手在包装盒里又拿一根,跟凯文一起吃起来,忘记了去找剩下的小黄人。

这个游戏真是不公平,黛茜跟凯文猜拳,猜输了就要满屋子地找躲藏起来的六十七个小黄人,猜赢了就要被六十七个小黄人满屋子地找, 怎么算都不划算。

剩下的小黄人在藏身之处里躲得很无聊, 纷纷跑出来, 要黛茜去躲。

“寻找黛茜, 十分有趣。”鲍勃摇头晃脑地道。

黛茜吃了巧克力棒, 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小时,爸爸还没有回来。

做爸爸的出门, 经常都对孩子说“很快就回家”。

他当然不是要对黛茜说谎,只是总有那么多不可抗力,把“很快回家”变成“很久很久以后才回家”。

黛茜已经习惯,只是心里不免还要担心爸爸很辛苦地工作。

小黄人都撺掇,黛茜就请他们数数,自己跑到玩具房去躲起来。

她有个很硕大的大熊宝宝,比雷神还大只,倒塌下来,能够把小孩一整个埋在底下。

黛茜躲在大熊宝宝身后,掩藏得牢牢,任谁走进房间,也不能够一眼发现玩偶熊后面藏了个人。

她正充满高级玩家的自豪,忽然听见管家道:“小姐,先生回来了。”

黛茜一听,马上又跑出来。

她费劲儿才钻到玩偶后头,这会儿把扎成包包的头发弄得乱乱。

乱也不妨碍小孩高兴,黛茜呼哧呼哧跑得飞快,要去迎接爸爸。

凯文正找黛茜,找到玩具房门口,还没来得及走进去瞧一瞧,就看见黛茜飞也似的从里面跑出来,不由惊喜地道:“找到黛茜了!”

小雏菊宝宝已经把捉迷藏游戏抛在后头,高兴地对凯文道:“是爸爸回来。”

“爸爸刚出门一下呢。”凯文道。

今天倒是回得比平时要早。

“因为爸爸就是很守承诺。”黛茜道。

她跑到走廊,迎面就走来手臂上搭着西装外套的老父亲。

黛茜见爸爸两手空空,不由好奇,绕着托尼转两圈。

“你找什么?”托尼问。

“怎么没有买甜甜圈,爸爸?”团子又去掏爸爸的西装外套口袋。

口袋里也是空空,连甜甜圈渣也没有。

“啊。”托尼道,“我忘了。”

他脸上流露出些许歉意,“下次补给你,好吗?”

才夸了爸爸信守承诺。不禁夸的老铁。

“没有关系,爸爸。”黛茜的小手在托尼的大手手背上拍拍,“你只是不要难过。”

女儿的小手暖呼呼,在还微微凉的春末天气里,拍得人心里软绵绵。

黛茜仿佛觉着爸爸在她头顶上轻轻叹了口气,赶忙抬头去看。

可是望过去,托尼分明还跟刚才一样的表情,歉意有余,不见惋惜。

大概是错觉。

温蒂端着果汁出来,看见托尼,有些惊讶:“斯塔克先生回来了。”

她把果汁给黛茜喂一口,见托尼望过来,赶紧道:“还有果汁在冰箱里,我去拿。”

托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温蒂觉着这是默认,于是把杯子递给黛茜,跑着去厨房。

黛茜捧着果汁杯子,一口气咕咚咕咚地喝许多,直把杯子喝得见了底,末了满足地叹一口气。

“爸爸,这个好。”黛茜道。

托尼还站在原地看她,听见这小的说话,低头笑一下。

黛茜不由把爸爸瞧了又瞧。

“你看什么?”托尼带着黛茜走进客厅,随手把外套放在沙发上,问黛茜。

黛茜就摇头:“没有看什么。”

她感觉哪里有点奇怪,却又说不出哪里奇怪,就像隔着裤子被蚊子咬了一口,要挠也挠不着确切的位置,真是令人捉急。

温蒂端来果汁,托尼不要喝,只是在别墅里走来走去,一会儿打开黛茜的卧室门,一会儿打开他自己的卧室门。

黛茜像小尾巴,跟在爸爸身后走来走去。

“爸爸,你找东西吗?”她亲昵地问。

“不。”托尼道。

嘴上说不,但他的手已经四处翻动,不知道在找什么。

黛茜的床上有个鼓包,他走过去伸手揭开,发现鲍勃藏在里面。

鲍勃还沉浸在跟黛茜的捉迷藏游戏中,不知道游戏已经被黛茜单方面终结,这会儿重见天日,不由对站在床前的托尼谄媚龇牙:“爸爸。”

托尼没有说话,环视房间一周,渐渐皱起眉头。

他既然说不找东西,那么黛茜就想跟爸爸一块儿玩他出门前没结束的找茬游戏。

“不在家里面玩。”托尼道,“我带你出去。”

出门也很好。

小孩是风的孩子,黛茜很喜欢被大人带着一块儿出去遛弯。

只是今天托尼的工作实在很多,才牵着女儿走出卧室门,就听见管家说尼克·弗瑞的电话打过来。

“接。”托尼道。

弗瑞在电话那头,仿佛对托尼接电话的速度之快感到微微诧异,沉默一下,很快道:“斯塔克,我需要你的援助。”

托尼迟疑了:“现在?”

“对。”弗瑞道,“就现在。”

老狐狸在那头,听出托尼说话时迟缓的停顿,于是跟着停顿,末了道:“也不是非你不可。既然你不方便,我就叫班纳过来了。”

弗瑞说完,干脆利落挂掉了电话。

托尼连跟他商讨的时间都没有,不过也好,至少还能带着女儿出门。

“走吧。”托尼道,“我叫哈皮来接。”

黛茜却停住脚步,站在原地。

那小手原本拉着他的,现在也飞快地放来开,背在身后。

“怎么?”托尼回头看她。

“爸爸,你不要去工作吗?”黛茜问。

“弗瑞说了,我可以不用过去。”托尼道,“怎么这样的表情?”

黛茜澄澈的蓝眼睛把托尼瞧着,脸上有两分的不相信:“可你总是工作。”

“但我偶尔也想多陪陪我的小孩。”托尼笑道。

这句话仿佛没有什么不对,但眼前的幼儿听见他这句话,脸上两分的不信顿时变成十分不信,非常警惕地跑进客厅,躲在沙发后面。

“你不是我的爸爸。”黛茜道。

“我怎么不是爸爸?”托尼对躲藏起来的小孩摊开手,“我以前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是什么样子。”

“你不要去工作。”

“经常工作不代表喜欢工作。”托尼道。

听听这说的什么鬼话。

“我的爸爸工作很辛苦,可是他说要负责任。”黛茜道,“如果需要他工作,他马上就要去了。”

这是四岁小孩都懂的事情,可站在不远处、微微变了脸色的假冒者却好像不懂。

“你是不是坏人?”黛茜问。

那个假爸爸翕张嘴唇,要矢口否认,即将脱口而出时发现不对:“我真的是……”

“是什么?”背后有人道。

假托尼循声望去,这下是大惊失色,飞快抱头。

投降的姿势十分别致。

站在不远处的分明是第一时间赶回家的托尼,掀开面甲,钢铁侠那一对眼睛光芒灼灼,威力恐怕比电弧脉冲炮还大,光看上一看就心肝噗噗跳。

“我真是你爸爸啊。”假托尼一边抱头,一边还负隅顽抗,软绵绵地对黛茜道。

他用托尼的形象做这么怂的投降姿势,成功令正主黑了一张脸。

“离我女儿远一点。”托尼厉声道。

眼见他掌心隐隐放光,是有武器蓄势待发,冒牌货身形一矮,瞬息之间,就短了半截。

再一瞧,假托尼不见了,黛茜身边却又多出一个黛茜。

两个金发蓝眼的宝宝都是一样可爱,这会儿都朝全副武装的托尼跑过来:“爸爸!”

不跑则已,一跑两个黛茜就混在一起,真假难辨。

跑出两步路,两个小的又都停下来,睁圆眼睛瞧着对方,直瞧得鼓起脸颊。

“你不能学我好吗!”一个黛茜生气地对另一个黛茜道。

另一个黛茜也是很生气:“是你偷偷学我了!”

做大人的或许曾经想过,可爱的女儿要是有两个,就能收获双倍的可爱。

但显然不是眼前这样的双倍可爱。

温蒂去收拾托尼的工作室,不知道家里上演这么一幕,结束工作脚步轻快地走出来,不由目瞪口呆:“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问题还没得到解答,身后又传来脚步声。

手上拿把枪的弗瑞慢慢踱步进来,仿佛对屋子里发生的一切并不意外,望着托尼的背影,好整以暇:“我就知道这里一锅粥。”

“我想你不是专程回来说风凉话的。”托尼道。

“比起说风凉话,我更擅长解决麻烦。”弗瑞道。

轻轻“咔”一声,他的子弹上了膛。

“那么……”弗瑞问,“哪个是你的女儿?”

—— —— —— —— —— ——

托尼闻言,难得在这样的危机关头还转过脸去,看弗瑞一眼。

两个小孩都在跟前站着,吵完架,一齐看爸爸,要寻求爸爸的帮助。

温蒂瞧着现场情势,已经明白过来,脸皮绷紧,努力地在两个黛茜之间对比。

敌人的模仿能力实在很强,朝夕相处,乍一看也看不出任何不同。

“爸爸,我就是黛茜。”一个黛茜道。

另一个黛茜也赶紧道:“我是黛茜,爸爸。”

温蒂看花眼睛,托尼却不慌不忙,慢悠悠道:“那我今晚带真的黛茜去辛普森家吃饭。”

他这话出其不意,说得两个黛茜都是一愣。

弗瑞听着也是一愣。

左边的黛茜还在发呆,右边的黛茜却嘴巴一撇,非常嫌弃。

电光石火间,托尼和弗瑞齐刷刷抬手,一个亮出掌心炮,一个亮出空洞洞的枪口。

温蒂原本看见真黛茜的反应,心里一喜,跑过去就要把孩子抱走。

但才走出一步,看见弗瑞枪口指的方向,霎时间寒流从头顶直通脚底。

弗瑞枪指着的不是冒牌货,而是把电弧脉冲炮对准了冒牌货的托尼。

“弗瑞先生?!”温蒂惊呼。

“果然也是假的。”托尼道。

假弗瑞对露了馅、此刻现出原形的同伴直摇头:“你动作太慢。”

“我也不知道他这么快就回来。”男的蓝色章鱼道。

“他是这个星球的科技义警,当然很快。”弗瑞道,“不过还好只有一个,把孩子带走。”

他说出这句话,托尼的身形就一动。

弗瑞不由得紧一紧手上的枪,疾言厉色道:“别动!你的脑袋能在脖子上待多久现在可由不得你。”

他说得这么可怕,没吓到托尼,却吓到对面站着的黛茜。

黛茜小身子哆嗦一下,只瞧着那随时可能把托尼爆头的枪:“爸爸!”

“没事。”托尼道。

他熄灭了掌心炮,不能转头看弗瑞,就盯着黛茜身边的蓝色章鱼:“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带走我女儿?”

“她不算你女儿,是氪星的孩子。”蓝章鱼道,“她对我们很重要。”

“她对我也很重要。”托尼道。

“不要多话。”弗瑞道,“把孩子带走。”

蓝章鱼得令,弹性的身体拔地而起,呼啦一下像海面掀起的巨浪,扯得老高,呼啸而下,托尼以为他要攻击,却不想那张大了的果冻一下子将黛茜笼罩,包袱皮似的瞬间裹覆了小孩。

蓝章鱼随即变成个高高的有肚腩的大胖子。

“好,我们现在快……”弗瑞慢慢调整方向,预备出逃。

可他“撤”字还没出口,话就被回头瞧见的一幕堵在喉咙,重现了温蒂刚才的心路历程——从头凉到脚底。

曾经也有过族人前往地球,获取氪星人的秘宝。

不过那位倒霉族人找上的是已经长得人高马大的克拉克·肯特,差点儿就回不来。

死里逃生之后,族人对再度前往地球的他们两个传授了许多宝贵经验,教导他们要耐心观察敌情再出手。

话说得是不错,他们也一字不落地照着做,在树林里受着被虫子叮咬的痛苦蛰伏观察许久,知道黛茜·斯塔克的爸爸拥有很厉害的装甲。

可惜情报搜集得还是不到位——他们以为托尼只有一部装甲。

哪里知道这个地球人还有囤货的习惯,黑压压一群装甲出现在视线中时,假弗瑞眼也花了,手也抖了,原形差点儿被吓出来。

他刚刚充满自信说出的“只有一个”还回荡在耳边,现在啪啪打脸,不用托尼揍,脸已经要肿成仓鼠。

尤其是,看见气势汹汹的装甲后面还气势汹汹地围了一重带着重型武器的小黄人。

凯文扛着火丨丨箭炮,一声怒吼,即刻要开炮。

“稍等。”托尼一摆手。

斯图尔特于是眼疾手快把凯文打晕,杜绝了凯文开炮的一切可能。

“给你三秒。”托尼对变成大胖子的蓝章鱼道,“还我女儿。”

大胖子看着这个架势,也很心慌,再与托尼对视,被他凌厉得刀割一般的目光压得喘不过气来,呼哧呼哧喘气,开始流汗。

后来才知道,喘气和流汗并不完全因为害怕托尼。

他张开嘴,想说做个交易,忽然见托尼脸色一变,弗瑞脸色一变,就连温蒂和小黄人们也脸色一变。

“发生什么事?”蓝章鱼问。

假弗瑞颤巍巍放下枪,知道打不过托尼,也不打算打了,伸手把变成胖子的蓝章鱼肚子一指:“快——松——开——”

蓝章鱼低头看肚子。

不看则已,才看一眼,魂飞魄散。

他肚子那一块儿包裹着黛茜,q弹q弹,孩子在里面不会受伤,还方便移动。

但此时此刻,他的肚子亮起两束诡异红光。

红光越来越明亮,像炙热到了极点要从中心崩裂爆发的太阳,光看着就感觉到十万分的热度。

随即后知后觉,不是看着热,是实实在在有滚烫的火在燃烧。

越来越烫。

蓝章鱼尖叫一声,飞快现形,松开包着黛茜的五条脚,飞奔到墙角缩着。

被放出的黛茜站在原地,毫发无损,两只小手紧紧握成拳头,双目赤红,喷发出火辣辣的热视线,扫视到哪里,哪里就开始疯狂冒烟,着起火来。

小雏菊·斯塔克平时轻易不生气,一旦生气,地动山摇。

“怎么会这样???”被黛茜追着用热视线打的蓝章鱼抱头四处逃窜,欲哭无泪,“不是说还小没威胁吗?而且、而且……”

她想“而且也没有招惹氪星人的妈,哪里知道招惹氪星人的爸下场也一样悲惨”,顾着逃命,没说出口。

假弗瑞也顶不住压力,身形一晃恢复本来面目,也是个圆溜溜皮滑滑的蓝章鱼,滑着五条腿去救同伴,口吐女声:“小心!”

她去救人,结果连带着自己也被黛茜追着打。

房子里的消防装置被触发,四面八方哗啦啦喷洒下来许多的水。

高温与水碰撞,撞出大片水汽。

蓝章鱼在水汽里,也在地狱里。

房子里许多东西接连受损,哐当掉落,黛茜还没有要停下的兆头。

两只章鱼逃无可逃,终于被逼停,挤在一起瑟瑟发抖。

温蒂跑过去看黛茜:“黛茜怎么样?”

团子像没听见,只绷着脸蛋,无意识地追着蓝章鱼用热视线扫。

托尼发觉不对,抬手一招,招来几部马克装甲,兵分两路,一路围住蓝章鱼,一路开盾挡黛茜的热视线损害。

“我没事。”托尼走到黛茜跟前,将女儿的手一握。

黛茜原本偏转着脸,还要把替蓝章鱼做盾的装甲烫穿,手接触了爸爸的体温,突然浑身一激灵,如梦初醒,放射出去的赤红光束顿时消弭殆尽。

热视线有多烫,在场的人都领略过一遍,要是打在身上,不穿孔也得掉三层皮。

黛茜从眼睛里放出这样的热度,自己也在忍受高温,光束没了,她眼周还是红一大片,手指已经捏进掌心去,把嫩嫩的手捏得通红。

“爸爸!”黛茜一下扑在托尼怀里。

两只蓝章鱼抱头痛哭。

大势已去,氪星人的秘宝肯定是拿不到手,滑溜柔软的皮肤还被灼伤,变不了身了,实在让人悲从中来。

“还不说实话?”托尼抱着揉眼睛的女儿走上前,眼神越发可怕,直视那褐瞳仿佛直视甚至深渊。

两只章鱼顿时噤若寒蝉。

“你们是什么人?”托尼问。

“他们是从阿尔法空间站跑出来的魅惑者。”有人慢悠悠道。

声音比人先到,大家闻声望去,只见从走廊里缓缓走来双手插袋的又一个尼克·弗瑞。

前车之鉴,这个弗瑞一出现,就被为数众多的武器针对。

弗瑞配合地高举双手。

“证明你是尼克·弗瑞。”托尼道。

“我总觉得那个不接电话就会被我找上门的传言,是从你这里传出去的,斯塔克。”弗瑞道。

大家的武器于是纷纷撤回去。

“魅惑者是什么?”托尼问,“你好像对他们的底细了如指掌。”

“对他们了如指掌的不是我。”弗瑞道。

他抬手指指身后:“是这位来自阿尔法空间站的韦勒瑞恩中校。”

今天斯塔克家友善或者不友善的客人络绎不绝。

穿着深绿高龄军装的大兵出现在眼帘中时,托尼感觉这个人很有些眼熟。

几年之前的缪星珍珠事件,韦勒瑞恩跟斯塔克家有过交际,不过那时候他还是少校。

几年不见,韦勒瑞恩中校依旧唇红齿白。

“斯塔克先生。”留着利落短发的韦勒瑞恩对托尼一颔首。

之前弗瑞给托尼打电话说要帮忙是确有其事,彼时一架从外太空飞来的条形飞船正缓缓在离斯塔克家不远的空地降落。

蓝章鱼看见韦勒瑞恩的第一眼就成了霜打的茄子,没精打采,眼泪掉光了,只等着束手就擒。

“联邦特工韦勒瑞恩。”韦勒瑞恩出示他的身份证明,对魅惑者道,“你们被捕了。”

“说吧。”托尼道,“怎么回事?”

女魅惑者看看他怀里的黛茜,又遗憾,又悲伤,低声道:“我们想拿氪星人的秘宝跟将军交换所有魅惑者在阿尔法空间站的合法居民身份。”

魅惑者是种特殊生物,能够模仿一切有形生物体,这样的体质不知是馈赠还是诅咒——大概是诅咒,无论在故乡还是异乡,绝大多数魅惑者的命运都是供他人取乐。

他们自诩表演家,却被迫用表演来替他人或自己赚钱。

“没有足够的筹码就没有话语权。”男魅惑者道,“我们别无选择。”

“什么是氪星人的秘宝?”托尼问。

韦勒瑞恩也不知道。

“我们跟贩卖消息的杜根·达吉斯买的情报。”魅惑者道,“说是在地球的两个氪星人身上都有氪星复兴的秘宝,氪星的佐德将军来抢过,没有成功。”

韦勒瑞恩冷哼:“你们倒是对自己很有自信。”

“总要试一试。”女魅惑者道。

他们还是不擅长这种劫掠的戏码,那是星际拾荒者的专长。

她还是看着黛茜,眼神却飘远:“你身份这么尊崇,哪里知道无名无姓的感觉,韦勒瑞恩中校?没有身份的魅惑者只是供人自由买卖的商品啊。”

她像是又要哭,这会儿却流不出眼泪来了。

两个失败了的魅惑者被韦勒瑞恩押解回飞船。

虚惊一场,闹剧似乎可以告一段落。

托尼并不感到轻松。

黛茜这次开热视线开出副作用。直到韦勒瑞恩和弗瑞都走了,她还在揉眼睛,手背搓得热热。

等手放下来,双目红光灼灼,温度居高不下。

小雏菊成了小兔子。

作者有话要说:双更合一。下一更在30号晚上6点。

 推荐阅读: 女主渣化之路 重生六零好时光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重生嫡女有空间 首辅养成手册 将军家的小娇娘 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 小清欢 爱谁谁 高能二维码 (穿书)土系憨女 娇宠令 
 猜您喜欢: 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 极品霸医 在日本当猫的日子 系统宠妃养成记 [穿书]黑化圣骑士 旁观霸气侧漏 神医废材妃 九岁小魔医 奋斗在饥荒年代 奉子成婚:丫头,休想逃 除了我幼儿园全是妖怪 深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