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沈祁定(1/2)

第一百七十九章沈祁定

青龙和白虎两个人很快就知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因为青萝也出现了。

三个人对视一眼,心中大叫一声不好,急忙开始朝着院子的方向飞奔而去,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黑色的身影从沈云素的房间朝着沈心傲的书房而去了。

“小姐,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不过是一只老鼠罢了,好了,我想休息一下。”

沈云素说完,就摆了摆手,示意青萝带上门出去,青萝虽然不知道沈云素到底怎么了,但是看情况应该是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倒也依言就出去了。

“怎么样?没事儿吧?”白虎靠近青萝,有些紧张得问道,虽然太子爷不说,但是他们几个人都已经将沈云素当成是未来的女主子了,要是沈云素出点儿什么事情,那他们可没有办法跟太子爷交代呢。

“没事儿,以后多加小心便是。”青萝说完之后,对着青龙说道,“哥,这件事情不简单,你回去找主子将这件事情告诉主子,我总感觉我们被人监视了。”

青龙和白虎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来,这件事情就算青萝不说,他们两个也打算找青萝商量一下的,而青萝此时也在想着要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沈云素。

依着小姐的心思,应该很快就能猜到到底是谁安排的,也能够尽早做打算,看来她要考虑将这件事情告诉小姐了。她们也必须尽早做到打算,幸好今天的人没有什么恶意,否则她想象不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而此时,沈家的后院外,一辆青色的马车此时正咕噜咕噜地行驶远了。

马车里传出来两声惊呼,“放开我,你可知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竟然胆敢绑架官家子弟……”

“沈大少爷,你不要再喊了。莫非你一点儿都不感激我让你看到了那么精彩的一出戏份?”

坐在他对面的林子昕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当初那些人还将自己和这个沈祁定放在一起比较,如今看来,不过是一个十分迂腐的少爷罢了。

沈祁定听到这句话,冷笑一声,“林公子,林延之子,传言林公子在十二岁那年出去打猎便坠崖身亡,可是如今你却好好在我们的面前。我不得不多想一点儿,你们林家这么做到底意欲何为。”

沈祁定的神情蓦然一冷,他学的是忠君,念得是报国,而林子昕的父亲身为丞相,却要掩藏自己儿子没有死的消息,他不得不开始怀疑林延到底有什么异心。

“没有想到沈少爷竟然是这般为民着想的一个人,哈哈……有趣有趣……沈家的人还真是有趣呢。”

林子昕的眼睛微微眯起来,这眼神如同一条毒蛇,看得沈祁定的心微微一动,但是他却很快镇定下来,“不管我们沈家发生了什么事情,那都是我们沈家的事情,跟林家却是没有丝毫关系的。”

林子昕猛然间合上了自己的扇子,“哈哈……说得好,确实是没有什么关系。”

林子昕将一封信放在了沈祁定的手中,“这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还请沈少爷不要拒绝。”说完,林子昕一挥手,就有人直接将沈祁定给推下了马车。

那青色的马车很快就消失在了巷子口。

沈祁定捏着那书信,脑海里闪过的确实沈云素的样子,自己那个胆小怯懦的三妹何时变成这个模样了?还是说其实她的胆小怯懦一直都是装出来的?

不对,似乎从那日落水开始,她的眼神就变了,不只是眼神,甚至能够写出那样的文章来,一个女子,一个养在偏苑的女子,就连私塾的老师都不过是年幼时跟在他们的身后识了几个字,可是如今却能写得一手好字,并且心思细腻,莫非说%

不对,她明明就是沈云素。

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呢?沈祁定一时间搞不清楚,心中却又有太多的疑惑了,只闷声走进了院子里,将身边的下人都赶了出去,这才拆开了书信,从云乔染上五石散,到青璃毁容,再到如今云家倒台,这桩桩件件竟然真的和沈云素脱不了关系。

可是……可是她不过是一个弱女子,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

而且不说其他的,青璃和母亲虽然之前有些对不起她,但是一个是她嫡姐,一个是她嫡母。她竟然这么狠的心,莫非真的是蛇蝎心肠么?

沈青璃的脸估计是好不了了,而且现在整个京城的人都在说沈家大小姐是个丑八怪,加上云家的倒台,现在没有一个人愿意和青璃结亲。

沈心傲虽然不懂这闺阁之中的肮脏,对于官场也只能说是一知半解,但是他毕竟是沈心傲的儿子,平日里耳濡目染也能够了解不少。

沈祁定合上了那书信,只觉得整个人十分疲惫。

他自认为母亲和青璃是有些对不起沈云素,但是沈云素也不至于要将整个云家拖下水。不行,他要去找沈云素对峙。

想到这里,沈祁定直接站了起来,刚刚推开门就看到管家站在自己的门口。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