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三堂会审(1/2)

第九十九章三堂会审

几乎半个京城的人都来到了衙门外,等着这一场审理,要知道被状告的人是沈家的三小姐,沈心傲可是当朝丞相,虽然不是嫡出,但是这罪名一旦坐实了,那沈家也算是颜面扫地了。

最最重要的是,听说沈心傲丞相到目前为止都未曾出现在衙门里,更加没有来关心过自己的这个女儿,这难道真的是一个父亲该做的么?

就算是一个普通人都会关心一下的,只是这沈心傲却偏偏看都没有去看过沈云素,这不得不让人浮想联翩。

“你说这人真是这沈家小姐杀的?可是听说沈家三小姐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啊,莫非她还能够变身不成?”

“你知道什么啊?我可是听说啊,这沈家三小姐是个心狠手辣之人,当初跟在她身边的丫鬟死的死,残的残。”

“那是大小姐吧。三小姐身边的人都说她是一个和蔼的人。”

“对啊,而且我还听说沈家大小姐不够检点,之前她父亲寿宴的时候……”那人说了一半,留下一半任人遐想,但是那些人都不是笨蛋,一下子就能够猜测到那一段时间京城中盛传的事情。

“这竟然是真的啊?我一直都以为是以讹传讹呢。当真没有想到这沈家大小姐……”

“别说,沈家的人来了。”

此时只见云氏和沈青璃两个人婷婷袅袅而来,云氏端庄优雅,而沈青璃更是清丽的倾国倾城,看得那些人眼睛都直了。

“其他都别说了,就算是这大小姐的长相,当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哈哈……你可千万别让沈家的人听到了,到时候只怕你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这厢自从沈青璃出现之后就一直议论纷纷,而那边儿沈云素在衙役的带领下正朝着朝堂而来。

沈云素看了一眼坐在高位上的那些人,只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坐在中间之人,正是府尹曹明达,而左侧之人想来就是大理寺的林遂大人,他曾经是云家老太爷的门生,一直感念云家的帮助,所以之前云帆去找他的时候,林遂直接就应答了下来;右侧之人赫然就是那日在街上沈云素有过一面之缘的御史王大人。

王大人看着沈云素,只心中泯然,她依旧是如同之前那般笑得清澈而又坦荡,可是这坦荡之下却是让他觉得微微有些心酸,据悉这沈家小姐来到牢中两日,沈家竟然无一人出现,想必当真是不受宠的。

“堂下何人?状告何事?”

此时只见一个中年妇人装扮的女人,哭天抢地得朝着地上扑去,嘴上叫着,“民妇秦江氏,状告沈家三小姐谋杀我的丈夫秦大。”

“沈家云素娘子,你可认错?”

沈云素微微一笑,只淡然说道,“不是云素的事情,云素何以要认?”

她身姿俊秀,比起刚刚重生的时候更有一种不可忽视的艳丽,若说那沈青璃是一朵清秀的水仙,那么沈云素如今的样子就看上去更像是牡丹。

“秦江氏,你可有证据证明是沈家娘子害了你的丈夫的?”

那跪在的地方妇人悄悄抬头看了一眼沈云素,只觉得眼前的小姐就如同天仙一般,想来她的母亲应该也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看上自家那个无赖呢?

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有,当初我家死鬼说他要去找他之前的相好,并说那相好就是沈家的三姨娘,那时我自然是不信的。可是不多久,那相好就给了我家死鬼许多银子,只是他嗜赌,很快就输了精光。其实也怪我家那死鬼贪心,说又要去找沈家姨娘,而且还拿上了他们之间的信物,却没有想到……”

沈云素看着妇人哭得悲切,只觉得有些可悲,这个女人嫁给秦大之后没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秦大好赌,将家里输的一干二净,甚至于将她也输了出去,可是这妇人却从未想过要怪罪秦大,反而是觉得自己不好。

这样的女人,难道不可悲么?

“证据呢?”

曹明达一拍惊堂木,自然有人将一根因簪子和半块玉佩递到了他的面前。

“沈家娘子,你可承认这是你的东西?”曹明达拿起那根银簪子。

“是小人的。”

“那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曹明达喝止道,“秦大虽然举止不当,但是罪不至死,你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曹明达说完之后,只听见御史王大人轻轻咳嗽了一声,曹明达的身子有些坐不住,只朝着王大人看去,“御史大人,你看,你有什么想说的?”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