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惩奴(1/2)

第三十九章惩奴

慕天南让人将那两个丫鬟救了上来,却在这时夏荷和白芷都幽幽醒了过来,两人对视了一眼,再看了看周围的人和自己身上的东西,只觉得羞愤欲死。

夏荷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只眼前一花,便整个人都晕了过去。倒是白芷,还没有来得及晕倒就被沈云素身边的青萝快步上前牵住了她的手,顺势再递给她一件衣服,只是那衣服偏生又是她被剥落的衣衫,早就已经褴褛不堪,这样一来,到有了欲盖弥彰的效果。

她本就生得十分美艳,正是金钗年华,这一怒一嗔之间竟隐约有些风度。

只是她是沈青璃的丫鬟,她这般只让众人看向沈青璃的眼神又幽深了几分。身边的丫鬟竟然如同一个青楼妓馆里出来的一般,这小姐到底是如何调教的呢?

这里的人都是闺阁小姐,自然这人一多,那些公子哥们也闻声到来了。

“白芷妹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可知道大小姐知道你不见了之后专门派人到处找寻你,却未曾想到在这里见到你了?看你这样子,莫非是……”

青萝眼睛一转,众人只听见她语气中的同情和可怜,却未曾有人看到她眼神中的鄙夷和不屑。

“小姐,不是这样的,奴婢……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就到这里来了,定是有贼人故意栽赃陷害的。”

她的目光愤恨得盯在了沈云素的身上,却不敢开口说话。白芷并不是傻子,这种情况下若是将事情自己默默扛下,回去大不了就是沈青璃的一顿鞭笞,若是此时抖出所有的事情,只怕她是怎么死的自己都不知道。

沈云素还没有来的及说话,便听见云宛幽幽一声,“这姑母到底是如何调教奴婢的?竟然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做出此等事情来,莫不是你故意找准了时间与人私通?”

那白芷只觉得百口莫辩,但是此时云宛那一双硕大的眼睛正紧紧得盯着白芷,白芷只低着头抽泣着,却也不说话,不辩驳。

这样一来,众人都料定云宛是说道了白芷的心坎上。

沈青璃愤恨得看着云宛和沈云素,只觉得这两人早就串通好了来让自己难堪,自小云宛就不喜欢自己,事事都要与自己争个高低,现在倒好,索性帮起沈云素来了。

这让沈青璃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只是如今自己也是骑虎难下,要怪都只怪白芷这丫头办事不利。

她只低头看了一眼白芷,那一眼如同一条毒蛇。与平常如同白莲花一般的她判若两人。

白芷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紧咬着双唇,脸色早就已经苍白如纸,这一看更是楚楚可怜。

青萝惊呼了一声,“白芷妹妹,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众人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着这一幕幕,沈云素并未出手,现在并不是她出手的时间,而且按照沈青璃的性子,只怕白芷和夏荷两个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她还记得上一世也是沈青璃送给自己一个丫鬟,只因为那个丫鬟后来帮助自己说了一句话,第二日便从池塘里发现了她早已经肿胀的尸体。那时的她竟然单纯得相信了那个丫鬟是失足坠亡,现在想来其实这一切都和沈青璃脱不了关系,只是自己竟然没有发现罢了。

沈云素还没有来的说话,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惊呼,众人都回了头,这才看见公子哥里走出来一人,那人肥头大耳,这一动,浑身的肉都跟着颤抖,却偏偏额头上布满了汗水,身后跟着的小厮不断得叫着少爷小心。

那人却是未曾停歇直接走到了白芷的身边,一只手猛然推开了青萝,另外一只如同猪蹄一般的手就抓住了白芷的手,“白芷妹妹,这可果真是你。你可知道我等你等得好辛苦啊。”

哗……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一声惊呼,哪里料到事情竟然演变成为了这个样子。难道说着白芷昨夜当真是要与人私会的?只是恰巧被贼人撞见,所以这才被污了身子?

就在众人惊诧之间,那人却惊呼一声,“白芷妹妹,你家小姐可还好?你给我书信说今日青璃妹妹要来这白马寺,我便偷偷从家里出来了。”

沈青璃的脸陡然间变得苍白起来。

她下意识得朝着慕天南和慕天熵看去,慕天南不知道在看什么,只微微出神,只看上去像是在盯着沈云素;慕天熵依旧是一脸温和的笑意,一时间倒是想不清楚他正在想什么。而沈云素只觉得自己的身子摇摇欲坠。

身边的柴九赶紧扶住了沈青璃,却朝着那人怒喝一声,“你到底是何人?受了何人指使,你要来污蔑我家小姐?”

那人身后的小厮白了一眼柴九,看见沈青璃那如天仙一般的容貌的时候,这才轻哼了一声,“还不是你家小姐仰仗我家少爷的才学,这才一直书信来往。本就约好了昨日在这树林中相会的,只是我家少爷的马匹半路上出了事,所以这才迟了些,你这丫鬟如何说话的?”

那小厮生得是白嫩干净,和那肥头大耳的少爷比起来当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众人一看这事态发展,早就已经在心中偷笑,唯独沈云素依旧一脸笑意得看着场上的一切。

青萝早就回到了沈云素的身边,轻轻扶着沈云素,她本就比常人要低一些身量,那眼睛更是圆而明亮,看上去倒真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

“这位公子可别乱说,你可知道我姐姐是京城第一才女,为何要仰慕你的才学呢?”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