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大的情敌(1/2)

十七心里疑惑着,苏彦却不解释,可苏雅雅忍不住,强忍到护士出去后,她立即跟思思咬耳朵,“思思,你知道吗?刚刚那个护士势利死了,昨天你来抢救的时候,冷着一张臭脸,这事儿那事儿的,后来她知道这间医院是我哥名下的,态度立即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哎呀,你是没看到,她当时的脸都绿了!”

“雅雅……”苏彦受不了妹妹的口无遮拦。

十七和思思却是同时一愣,这医院是苏彦名下的?

苏彦只好承认,“这医院是我母亲的,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她把医院当做生日礼物转到我名下了,但我人大多数时间都在国外,所以这里的医护人员也大部分都不认识我,我对这边的情况也不了解,昨天我见到那个护士那么势力很气愤,同时也在反思,或许,我应该考虑更换管理层了,急诊室的护士都敢那么嚣张,主治医师就更加不敢想象了。这虽然是私人医院,但只要是医院,不管在什么时候都应该以病人为第一。”

苏雅雅连连点头,“就是就是!哥,你一定要好好整顿一下,让他们再也不敢仗势欺人!最好把昨天那个护士开除,杀鸡给猴看!”

相比于苏雅雅的义愤填膺,苏彦就淡定多了,“我会酌情处理的,开除是治标不治本,如果只是大刀阔斧地裁员,但却无法保证未来的新进人员再做出同样的事情,那么开除也是无济于事的。”

“可也不能便宜了她呀!”苏雅雅还是不肯罢休,转而问思思,“思思,你说呢?”

思思想了下,“我觉得还是苏彦哥哥说得有道理,不要随便开除人家为好。”

“可是她昨天态度很差劲耶!要是她再多磨蹭一会儿,你的小命说不定就没了!”苏雅雅一想到昨天的事情,就又火大。

思思连忙安慰好友,“好了雅雅,我知道你在为我不平,可是苏彦哥哥说的也没错,还是不要开除吧,别让人家丢了饭碗。”

苏彦见思思如此宽宏大量,不自觉地点了点头,这女孩真善良!

十七捕捉到苏彦嘴角的笑意,眸光微沉。

“你啊,心太好了!人善被人欺知不知道?你知道昨天情况有多危险吗?还帮坏人说话!”苏雅雅怒其不争地说道。

思思笑了笑,“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再说她态度已经好多了,肯定是已经知道错了。”

“才怪!她那是欺软怕硬!”苏雅雅不屑地撇嘴,转头又问十七,“十七你说呢,你也投个票,你说要不要开除那个护士?”

十七是有仇必报的类型,而且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尤其是昨晚还涉及到思思的安危,他便一点恻隐之心也没有了,果断地说道,“我觉得应该开除,杀一儆百!”

“没错!”苏雅雅终于知道了盟友,而且还是自己喜欢的人,高兴地看了一眼思思。

思思内心忍不住哀嚎,虽然她知道十七的脾气,可是他这个时候不应该这么说呀!一来那个护士已经改变态度了,二来苏彦也已经做了打算,开不开除员工是苏彦的权利,旁人不该干涉,他却这么不客气,真是太没有礼貌了!

十七将思思的想法看得一清二楚的,心里顿时又是一阵不平衡,怎么苏彦说的她都赞成,到他这里就不同意了?他这么生气还不是因为她?昨天他都急死了!

四个人正谈论着,拓跋扬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杯热水,还顺便买了几份早餐,他瞧见房间里又多了苏家兄妹,好像很热闹的样子,“你们谈什么呢?”

苏雅雅快言快语,“我们正在说昨天的那个护士应不应该被开除呢?”

拓跋扬立即发表自己的意见,“那样的人还留着干什么啊?当然要开除了!而且还要在她的档案上记录,以后让别的医院也不敢用她,让她在护士届混不下去才行!”

思思听得满头黑线,拓跋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她偷偷看了一眼苏彦,果然瞧见他哭笑不得的表情。

十七对于思思的一举一动都很关注,瞧见她偷瞄苏彦,心里那个气啊!这丫头该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好吧,他承认这个苏彦各个方面都很不错,要长相有长相,要身家有身家,他就是那传说中的白马王子类型!

截止到现在,苏彦是他最有力、最有威胁的情敌!没有之一!

苏彦是真的觉得很好笑,或许是因为年龄差距,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和这几个孩子真的是不一样,而且东西方的教育理念也不同,他还是更喜欢柔和一点的方式。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他连忙终止这个话题。

拓跋扬也很赞成,“对对对,说起这个就闹心,我们还是先吃东西吧,思思,我帮你买了……”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便当盒,还有思思放在一旁的男士真丝手帕,他的表情顿时一僵。

十七很不厚道地撇了撇嘴,显然,他也是嫉妒。

拓跋扬眨眨眼,心里那叫一个憋屈,这怎么一个十七还不够,又来一个苏彦?

这……这摆明是欺负他这个老实人啊!

天啊,他的情路怎么这么坎坷?

一时间受不了“打击”,拓跋扬放下早餐,然后找了个借口出门去“疗伤”了。

虽然他昨晚就想清楚了,决定放弃对思思的感情,但是老天爷要不要这么残忍啊,他输给十七也就算了,还又弄个苏彦来给他添堵,苏彦那气质、那气场,他也是拼不过的啊!

拓跋扬自动闪人,十七当然是高兴,可是更具有威胁力的苏彦还在,他心中不爽。

只是碍于昨天苏彦帮了不少忙,他实在是不好当面给人家脸色看。

又过了一会儿,苏彦跟院长约定见面的时间到了,他低头对苏雅雅说道,“雅雅,你跟我一起走吧。”

苏雅雅自然是不愿意走,一方面是她还想跟思思多呆一会儿,另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十七,可是思思需要多休息,她也不能在这一直聊天,只好恋恋不舍地同意了。

“思思,那我们先走了啊,你好好休息!”

思思点了点头,然后连忙要下床,“我送你们。”

“哎呀,不用,你的点滴还没打完呢!”苏雅雅连忙拒绝。

思思却是坚持,“没关系,我用另外一只手举着点滴瓶就行了。”

苏彦也是劝阻思思,“你不用这么客气,别出来了,好好躺着休息吧。”

思思还是摇头,“我正好也想下地活动活动。”

十七暗暗恼火,这丫头该不会是舍不得苏彦吧?都病成这样了,还坚持送别?搞什么啊,又不是十八相送!

苏家兄妹见思思坚持,只好同意。

苏彦收拾了便当盒,苏雅雅也跟着帮忙,虽然她笨手笨脚的,不但帮不上什么,反而还碍手碍脚的。

“苏彦哥哥,还有这个,你的手帕!”思思把他的手帕递过,可一看洁白的真丝手帕上有明显的污痕。

她的表情顿时有些尴尬,连忙又对苏彦说道,“不好意思,你的手帕被我给弄脏了,你先把它留下吧,等我洗好了再还给你,好吗?”

苏彦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把手帕重新交到她手上,“好的。”

思思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十七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虽然她这么做是应该的,可是他可没忘记自己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幕,那家伙可是帮她擦嘴呢!看起来是好心帮忙,可谁知道他存的什么心思啊?搞不好是人面兽心,故意想占思思便宜呢!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