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1/2)

“唔……”叶星辰痛得几乎不能说话,只能发出一记虚弱的呻吟,被踢中的那一瞬间,腰间一麻,然后整个人的身体也跟电了一下那般,疼得眼冒金星,却分不清是哪里疼,却好像是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仿佛什么东西正在她的身体里流失。

“星辰……”

“星辰……”

楼犀和左凌风同时大惊,声音里都带着颤抖,两个比钢铁还要强硬的男人,在这一刻,却都开始害怕了。

两人同时上前,楼犀却比左凌风更快一步,他蹲下了身,伸手抱起她,却摸到了一手黏稠与潮湿,他蓦地一愣,不太确定自己摸到了什么。

眼眸一紧,瞥见叶星辰裙下渗出粉红色的液体,跟着是鲜红的血丝……

老天!该不会是……

“你怀孕了?”他的大脑顿时混乱,还来不及欣喜,就又被一股恐慌所占据,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去。

“什、么?”叶星辰的神智已经恍惚了,不太确定自己听到了什么,却忽然觉得疼痛加剧,身体里又流出温热的液体,她本能地感到害怕,手像是溺水的人一般,紧紧抓住了他,“楼犀,我好疼……”

“……”他张了张唇,想要说别怕,可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因为他比她还要害怕!

左凌风也瞬间石化,高大的身躯甚至微微一晃,扯了扯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楼犀!快送星辰去急救室!”楼翼大声喊道,勉强从震惊中找回一丝理智。

一语惊醒梦中人,楼犀蓦地回神,快步抱着她奔进医院大楼。

从医院门口到急救室,短短的距离,却怎么好像有一万米那么长,宽宽的路,却怎么好像走在钢丝上一样危险,楼犀整个人也是恍惚的,英俊的脸庞上,怒气早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了前所未有的惊惶,双腿更好像不是自己的,步伐混乱,却是不停、不停地向前,沿途所经之处,地上绽出一朵朵鲜红的血莲。

而叶星辰被他抱在怀里,一路颠簸,她觉得头好昏好重,心也好慌,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却好像有一种感觉,她会失去什么,失去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东西,泪水滑落眼角,不知不觉,那是难以言说的伤悲。

“楼犀……”她轻声呢喃,下意识地想要向他求救,可她却不知道要求什么,呼吸急促而虚弱,是那样无助。

楼犀抱紧了她,她的眼泪打湿了他胸前的作训服,那衣服的布料很结实,可是她轻盈盈的泪水,却好像穿透了它一般,滚烫的眼泪瞬间灼烧到了他的心里,一片疼痛与**。

“急救室在哪里?”他大喝一声,站在医院的大厅里,像个迷路的孩子。

一群人围了上来,有医护人员上来接手,他却又顽固得怕被谁抢走什么似的,死死地抱着怀里的人不肯松手,仿佛一松手就会失去什么。

“楼犀,快松手!”楼翼用力掰着他的手指,一根、一根。

忽然,手上一松,怀里也一空,仿佛一瞬间失去了全世界,楼犀整个人踉跄地倒向墙壁,神色怆然。

而叶星辰也感到四周的东西忽然变得好模糊,慢慢地闭上了眼睛,视线的最后,是急救室刺眼的红灯。

夜空阴霾,星月无光。

◎◎◎

急救室的门紧紧关闭,里面主宰着生命,外面的人,等得煎熬。

楼犀目光死死地盯着门上的红灯,那颜色让他想起她的鲜血,对于鲜血,他一点都不陌生,可是那一片黏稠,却让他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前所未有的害怕。

左凌风同样是内心惴惴,一手捂住胸口,像是想要抑制住那里的疼痛,可越是控制,心就越是痛,痛得快要无法呼吸。

楼翼看着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亦是沉默。

景飒也完全懵了,她组织了医护人员进行抢救后,整个人就陷入了沉默,甚至连急救室门口也不敢接近,只能在走廊的尽头站着。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红灯未熄,急救室的门却由里头的人推开。

有一名护士走出,声音急切,“病人大出血,急需输血,o型!”

护士立即跑向血库,可却发现血库里的o型血仅剩下一袋了,病人大出血,需要的输血量很多,一袋完全不够!

“你们谁是o型?”

楼犀心里一凉,他和楼翼都是ab型!

左凌风却豁得站起,“我是!”

护士连忙说道,“快跟我来!”

左凌风快步跟上。

左凌风及时输了400毫升的血给叶星辰,楼犀不知道自己此刻是该恨他,还是该谢他。

走廊里陷入一片死寂,老天像是要故意折磨他们,时间在等待中变得特别漫长。

终于,急救室的门全部大开,楼犀快步上前,看见医护人员推出一张病床,叶星辰虚弱地躺在上头,手上吊着点滴,脸色苍白,近乎透明。

“星辰……”他靠近,想好好看看她。

“楼营长。”医生轻声喊住他。

他徐徐抬头,看到对方沉重的表情,感觉神经一瞬间绷紧,连呼吸都不敢了。

“楼营长,很抱歉,她肚子里两个多月的胎儿没有保住,孩子没了。”

孩子……没了……

前面两个字,让他好像置身天堂,可后面两个字,又一下子将他打进地狱。

楼犀眼中一片凄冷,不敢相信自己做了什么,他……害死了自己的孩子?

“啊——”他痛苦地嘶喊一声,抬手狠狠捶向自己的胸口,从没有这么恨过自己!

左凌风也一下子后退了好几步,甚至站也站不稳,狼狈地跌坐在长椅上,对于医生还说了什么,他完全没有心情听,头低下去,双手捂脸。

◎◎◎

“星辰……星辰……”耳畔有温柔而慈爱的声音响起。

叶星辰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天好像是亮了,听到谁在叫她的名字,她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眼皮好重,尝试了好几次,都还是没有力气撑开那薄薄的两片。

“星辰……”温暖的呼唤又在耳畔响起。

闻声,她又努力了一把,这一次终于成功,缓缓睁开眼睛,首先入目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很熟悉,好像是病房。

“星辰,你终于醒了!”罗岚终于松了一口气。

此章加到书签